朝韩领导人新年致辞引关注 “三八线”攻防博弈展开-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3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新华网思客会之第五届“纵论天下”国际问题研讨会在京举行。(新华网郭小天摄)

资料图:朝鲜最高领导人 金正恩

从新年第一天开始,韩朝关系就出现了良好的氛围。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韩国总统朴槿惠隔空喊话,希望双方坐下来会谈,将两国关系推向新高度。金正恩和朴槿惠似乎都在等待时机,
等到自己可以为朝鲜半岛统一做出贡献而载入史册。

  高浩荣:2015年朝鲜半岛开局不错但前景不明

朝韩领导人一年一度的新年致辞格外引世人关注,
人们希望从中窥出朝韩在新年里内政外交的变化和“三八线”的动向。

金正恩1月1日发表新年贺词中说,他觉得没有理由不与韩国举行最高层会谈。他呼吁双方促进对话、谈判、交流和接触使两国关系实现“大转圜、大变革”。金正恩主动提出对话,既可能是
表明他正在巩固权力并将成为“和事佬”的迹象,也可能是朝鲜的决策无定性可言的进一步体现。

  新华网第五届“纵论天下”国际问题研讨会8日在京举行,与会专家就“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念实践与发展创新、国际热点问题及大国博弈、中国周边外交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及国际秩序重构等议题进行了热烈深入的探讨。会上,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高浩荣就朝鲜半岛局势发表讲话,以下是主要内容。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1日发表新年致辞称:“朝鲜将为开展北南对话、改善关系付出努力。只要是盼望民族和解、和平与统一的人,无论是谁,都可以坦诚探讨有关问题。”朝方再次向韩方敞开胸怀、释放善意,主动伸出了橄榄枝。

与金正恩“朝韩峰会倡议”不同的是,韩国总统朴槿惠1月2日出席在青瓦台举行的新年座谈会时表示,今年韩国政府将为实现韩半岛统一进行实质性准备和具体实践。她说,2015年是韩半岛
光复70周年和分裂70周年,是历史性的一年,消除民族分裂之痛和开启韩半岛统一时代是必须完成的历史性任务。

  起伏不定的朝鲜半岛迎来了2015年。从朝鲜和韩国领导人分别发表的新年献词看,半岛局势开局不错。

韩国总统朴槿惠在新年致词中说:“通过严密的安保态势,严厉应对朝鲜‘挑衅’,韩国始终敞开对话之门,韩国将迈向和平统一的朝鲜半岛时代。”

虽然朝韩领导人谈话内容不同,但大方向是一致的,即希望双方走向和解,为下一步商谈统一打下基础。若朝韩能顺利开展对话,朝方提及的朝韩首脑会谈也可成为议题。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今年的新年献词中用了很大篇幅谈到了半岛统一问题。他表达了希望通过对话、协商、交流和接触改善朝韩关系,实现朝韩关系的“大转折、大变革”,缓和半岛局势的强烈愿望。他强调,朝韩“不应该再继续为毫无意义的争论和琐碎的问题浪费时间和精力,而应该开辟北南关系的新历史”。为此,金正恩提出了重启朝韩高级会谈、举行部门对口会谈的建议,甚至提出了在条件成熟时举行首脑会谈的设想。这是金正恩执政3年来最具体、最详尽的谈论半岛统一问题。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暗示朝鲜今年将把改善朝韩关系作为一个政策重点。

在金正恩新年致辞中有关朝韩关系的内容大约占到总篇幅的1/4强,
显得重视程度非同一般,态度也较为恳切。而在朴槿惠新年致词中有关朝韩关系的内容笔墨不多,
只提了比较模糊的方向性语句。两份致词, 温差明显,值得斟酌。

再说,尽管金正恩今年的新年贺词在基本逻辑和内容上与去年大同小异,但他使用了“最高级别会谈”等过去很少用的措辞,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朝鲜的变化,应以此为契机,推动韩朝关
系向逐渐改善的方向发展。

  韩国当天对金正恩有关半岛问题的讲话作出了积极回应。韩国统一部长官柳吉在发表谈话说,金正恩的新年献词“在南北对话和交流方面表现出了积极的姿态。韩国认为这是有意义的”。他说,韩国认为“有必要就南北共同关心的事项进行实质性的、开诚布公的讨论”,并希望“在最近举行不拘形式的南北当局对话”。此前,韩国政府在2014年12月29日以“统一准备委员会”的名义向朝鲜提出了举行双方会谈的建议。韩国总统朴槿惠在2014年年终发表的新年献词中表示,韩国将在牢固的安保基础上,终结充满隔绝、纠纷的半岛70年分裂历史,以信任和变化引导朝鲜,构建实际的、具体的统一基础,开创统一的道路。

预判未来,必须总结过去。回顾2015年朝韩关系和半岛局势,有几分悬念,有几分紧张,有几分希望。虽然“三八线”形势总体是稳定的,但围绕“三八线”有两种力量在激烈地进行博弈,一种力量是在以和平方式“攻”破“三八线”,即旨在突破朝韩僵局,实现双方和解与合作;另一种力量是在“防”守,即想抵制“三八线”两边和解,使朝韩不战不和,维持适度紧张的现状。这种“攻”与“防”的博弈在去年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然而,美国总统奥巴马1月2日在一纸制裁令上签字,使金正恩和朴槿惠促成的朝鲜半岛2015年“美好开局”的希望破灭。为了报复针对索尼影像的网络攻击,美国政府对朝鲜3家实体机构进行
制裁——朝鲜侦察总局、支持朝国防研究的朝鲜檀君贸易公司和朝鲜主要军火交易公司。

  由此可见,朝韩双方在新的一年开始之际都表达了对话、缓和的愿望。开局确实不错。但良好的开局能否持续下去并获得相应的成效,尤其是能否举行时隔长达8年之久的朝韩首脑会谈,则有待时间的检验,前景尚不明朗。

金正恩在2015年元旦新年致辞中呼吁,“只要我们民族戮力同心,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而且随着气氛和环境成熟,没有理由不可以进行最高级会谈”。向韩方展示了热情的姿态。韩国统一部长官当日表示,“韩国认为朝鲜的致辞内容很有意义”“表示欢迎”。1月12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在青瓦台举行新年记者会上表示,“不管朝美关系是否紧张,自己愿意无条件举行南北首脑会谈。”她还表示,朝鲜停止核项目应是朝鲜半岛和平商谈的重要部分,但这不是举行峰会的先决条件。并随后指示相关部门,“力争早日为统一准备开展实质性对话”。

对于刚从金正恩新年致辞中感受到朝韩关系迎来“大变革”希望的韩国媒体来说,美国给朝鲜的“下马威”可不是什么好消息。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援引专家的分析说,朝鲜就美国制裁作出强
烈反应的可能性很大,美国新年伊始强化对朝制裁实际上就是对韩朝关系改善氛围“泼凉水”。

  朝鲜半岛局势去年总体保持基本平稳,特别是未出现重大的紧张事态。然而在平稳的表象之下则暗流汹涌。这是一个潜在的热点,是潜在的“活火山”,应时刻提高警惕,切实防止它爆发,殃及地区和平和安全。从去年的实际情况看,这座“活火山”虽然没有爆发。但是双方的对抗情绪没有消减,互不信任反而呈现出加剧之势。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实际上,美国人对朝鲜的制裁,不能不说是一个阴谋。对索尼的攻击并非源于朝鲜,而可能是心怀不满的索尼前女雇员所为。况且,朝鲜此前从未展示任何先进的网络攻击能力。关键是,拍
电影《采访》挑衅他国领导人,反倒最后还理直气壮制裁朝鲜。朝鲜人则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自己国家的领导人被黑,反被制裁,反倒成了朝鲜的不是了。

  过去一年,朝鲜半岛军事对抗呈现常态化。它的主要表现形式是韩美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和朝鲜对此进行的反击。韩美的联合军演在2014年几乎没有消停过,包括规模较大的代号为“关键决心”和“乙支自由卫士”的军演。这些演习都引起朝鲜的高度警惕和强烈反应。这一年,朝鲜也举行了多次较大规模的海陆空联合军事演习,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还亲自指导了这些军演。双方举行的这些军演,虽然都号称是“自卫性的”,是“年度演习”和“正常训练”,但实际上都是相互示威“秀肌肉”,极具对抗性。上诉军演之所以没有演变成大规模冲突,在于双方都采取了一定程度的克制态度,都无意将事态扩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对抗而不失控”已是半岛这一年常态。

但美方却不这样认为,他们认定对索尼的攻击是朝鲜所为,并就以这件事作为由头,对鲜进行制裁,从而将朝鲜半岛和解氛围搅乱。其动机是,美国不愿意看见朝韩双方走向和解的结果。

  半岛局势在过去一年的另一个特点是对抗中有缓和。双方都高举着对话、缓和及统一的旗帜,各自提出对话的主张和建议,并且也实际举行了对话和接触。朝韩2014年2月举行第一次高级会谈,达成了三项协议,然而这些协议最终并未产生实际成果。去年10月朝鲜“三巨头”闪电式访问韩国,出席仁川亚运会闭幕式并与韩国高官会谈,达成了举行第二次高级会谈的协议,但紧接着发生韩国民间团体放飞传单问题,双方商定的第二次高级会谈没能实现。两次高级会谈的命运显示了朝韩之间存在着对话、缓和的可能性。然而,双方都想“以我为主”来主导半岛局势,而“以我为主”的争斗则反映了双方希望解决的问题和达到的目标的不同。在当前形势下,这种现实并不易改变,从而也决定了半岛“缓和而不持久”的局面。这也成为半岛的又一种常态。

韩国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洪宪益认为,美国从战略角度并不希望韩朝关系过分亲近,因为如果这样东北亚局势将出现缓和,各相关国家也就没有必要强化军备,美国政府无法要求韩国承担
更多驻韩美军费用。特别是东北亚地区和平合作氛围进一步提升的话,美国将丧失牵制中国的名分。

  2015年,是二战结束70周年,也是朝鲜半岛解放70周年、分裂70周年。这对朝鲜半岛来说可谓一个重要契机。金正恩和朴槿惠在今年的新年献词中均提出今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朝鲜已经结束金正日去世的“3年哀悼期”,同时,今年也是朝鲜劳动党建党70周年。无论在政治、经济乃至统一问题上,朝鲜或将采取一些不同以往的具体措施和行动。金正恩的新年献词已清晰地表明了这一意图。

朝鲜半岛素来拥有“冷战的活化石”之称,从一开始,朝鲜问题就不仅仅是自身的问题,本质上就是美国问题。1945年日本投降后,美国首先提出划分“三八线”,苏联表示同意,紧接着就
是美苏分别培植李成晚和金日成两个对立的政权,“三八线”就成了冷战的前哨阵地,包括后来朝核问题在内的朝鲜半岛问题都是由此衍生和派生出来的。

  与此同时,韩国朴槿惠政府进入了执政中期,2015年是决定朴槿惠政府在半岛问题上成败的关键之年。朴槿惠这两年提出的“半岛信任进程”、“德累斯顿构想”、“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欧亚构想”等各种思想、设计至今尚未取得相应的成果。韩国国内对朴槿惠政府的对朝政策也存有质疑。朴槿惠政府需要有所行动以消除疑虑,在半岛历史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军以联合国军名义重返朝鲜半岛。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为使其在韩国驻军合法化,至到现在。从美国方面来说,朝韩走向和解或者最终实现统一,美军就可能没
有待在韩国的必要了,至少驻韩美军肯定地位大跌。因此,美国压根儿就不希望朝韩和解或者统一,跟台海局势一样,不统不独不武,最符合美国利益。

  但是,在半岛及东北亚基本格局没有大变的情况下,无论朝韩双方提出怎样的建议、采取怎样的措施,都难以避免双方在安全、体制、价值观等方面的较量。如果再加上美国在半岛问题上的干预,以及业已存在的朝核问题,半岛局势在新的一年里或将仍无法平静。因此,“对抗与对话并存,紧张与缓和同在”的常态看来在2015年还会持续下去。

想一想,如果美国不在韩国驻军,那么美日韩的同盟关系又如何看待?如果出现韩国与朝鲜统一的可能,不单是影响到了美日韩的同盟,而且,对于美国的亚太政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冲击
。甚至没了朝鲜的“威胁”,日本也要变着法子将美军赶走,以实现自己的国家“正常化”。这样的话,美国“重返亚洲”就将破局,更不要说如何控制西太平洋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