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贸易顾问承认美方就华为问题作出让步:“让我们做对的事情”

图片 2

图片 1

据《华尔街日报》9月15日报道称,两位知情的消息人士说,特朗普政府或在几天之内宣布对中国另外2,000亿美元的商品征税,此举是为了在本月晚些时候的中美高层对话之前,进一步向北京施压。
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9月1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证实,中国方面已经收到美国进行新一轮贸易谈判的邀请,中国欢迎美方的邀请,并透露双方正在磋商有关细节。耿爽同时重申,中国始终认为贸易冲突升级“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
中国外交部的这一表态,也让外界看到了解决中美两国贸易战的一丝希望。至于特朗普(Donald
Trump)为何此时选择此时邀请北京,路透社认为,贸易战带来了美国消费者信心总体下滑,利益团体不断游说,引发特朗普政府政策的改变。
尽管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向中国发出了谈判的邀请,但特朗普政府似乎并没有足够的诚意来准备这次谈判。
就在中美经贸磋商之前,美国9月12日以支援朝鲜核事业为由,制裁了一家中国企业。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正在酝酿公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关税清单。
针对此次中美经贸磋商,特朗普9月13日在推特(Twitter)发文称:“我们没有受到压力要与中国达成协议,是中国方面受到压力要与我们达成协议。”
事实上,中国方面也确实面临着压力。受贸易战影响,中国出现了经济下滑,股市疲软等现象。据路透社称,中美贸易战爆发乃至升级还不到六个月,其影响已经使中国股市沦落至与土耳其、阿根廷和委内瑞拉等疲弱不堪的新兴市场为伍。
也正因如此,加之中期选举的临近,特朗普希望再一次邀请北京谈判,再次向北京施压。
但这似乎并不能成为北京妥协的理由。外界普遍认为此次贸易谈判,并不能达成重大的成果。英国《金融时报》认为,在涉及《中国制造2025》政策问题上中国很难让步。中方认为,美方的愿望清单很多不切实际,无异于敲诈勒索。
此外,此次谈判也可是白宫内斗的结果。姆努钦与白宫经济顾问库德罗(Larry
Kudlow)不太倾向于加征关税,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与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则强烈支持对北京施加尽量多的压力,认为中国最终会屈服。
对展开新一轮中美贸易谈判的决策,莱特希泽与纳瓦罗并未加入,但库德罗却支持对话。特朗普如何平衡白宫内的保守派与强硬派也不知而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并没有不得不结束贸易战的理由,加紧步伐发动对中国最大规模制裁措施的想法不会改变。
尽管,外界并不看好此次中美贸易磋商,但北京方面依然在积极准备。对于北京来说,特朗普的善变也使北京意识到了他的不可信。积极准备谈判,也代表了北京的一种底气。
除了与美国谈判之外,北京也在研究对美国的反制方案,同时在国际上不断寻找战略帮手,来共同应对特朗普的贸易战。此外,中国政府继续推进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层面发起对美国的贸易制裁。

图片 2

资料图:图为美媒报道的讽刺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ITC)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的创意图。

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图源:视觉中国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外媒称,唐纳德·特朗普的白宫即将最终确定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征收最高25%关税的计划,这个决定可能会使中美贸易战急剧升温。

2日,美国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接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采访时承认美国在华为问题上做出让步。

据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网站9月9日报道,美国总统已经明确表示要推进执行新一轮关税,但白宫官员正在斟酌此轮关税的力度。报道称,最具对抗性的做法将是立即对美国政府指定的全部2000亿美元产品征税25%——全然不顾美国商界众多人士的强烈批评和中国进行更严厉报复的风险。报道还称,较温和的做法——分期分批进行和对某些产品征税低至10%也在讨论之列——将尽可能减轻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打击并为中美谈判保留余地。

据路透社报道,纳瓦罗表示,美国与中国的贸易磋商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他称,在大局下,美国于华为问题上做出的任何让步“都是微不足道的”。

国家经济委员会负责人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7日在彭博电视台的节目中说:“我们将就数量、税率、时机作出决定,我不想提前透露。”报道认为,随着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特朗普的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强硬派在政府内部争论中占据上风,采取较强硬策略的可能性似乎更大。近来比较可喜的就业数字和持续上扬的股市行情也鼓舞了特朗普,让他愈发认定其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是有利于经济和金融市场的。

“我们正朝着非常好的方向发展。”纳瓦罗表示,“正如总统所说,情况很复杂,准确地说,这需要时间,我们想把它做好。所以让我们做对的事情吧。”

报道称,虽然密切关注着对华贸易争端的商界游说人士声称只要从悬崖边稍有后撤就好,但特朗普若要使北京重返真正的谈判就必须作出重大退让。报道指出,由于美国中期选举在即,而特朗普所属的共和党正千方百计保住对国会的控制权,这样的彻底转变似乎不大可能出现。

“我们所做的是允许向华为出售芯片,这些产品不会影响国家安全。”纳瓦罗称,“在短期内,向华为出售芯片——每年不到10亿美元——从全局来看是微不足道的。”

此外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9月10日报道,路透社(Reuters)消息显示,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前称,准备对“几乎所有中国产品”征税的言论,中国外交部表示,如果美方一意孤行,对华采取任何新的加征关税措施,中方必然会采取反制措施,坚决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10日的记者会上作出以上答复。

纳瓦罗曾被《华盛顿邮报》列为和蓬佩奥“齐名”的白宫“鹰派”,他是特朗普“疯子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亦是特朗普贸易战的主将,此前大力推进美国对中国贸易制裁措施并严格执行。

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文章称,特朗普认为其他国家的人们将为其计划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付费,但其他人并不同意,他们认为关税将推高美国国内的预算,最终可能是美国人为关税买单。特朗普认为,如果中国商品价格升高,美国人可以通过选择替代性供应商规避关税,然而很难存在这种在价格和质量上不相上下的替代性选择。事实上变换可以提供替代品的供应商肯定会增加购买者的支出,随着关税对象覆盖自中国进口的所有商品,这种调整将更难实现。被征税的约半数商品是用来生产其他商品的中间产品。由于中间产品的定制性,进口商可能很难找到现成的替代性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就特朗普29日关于美方有可能会解除对华为一些限制的表态,路透社1日报道指出,华为表示,是否能继续使用谷歌的安卓系统,仍在等待美国商务部的进一步确认。

事实上,就在特朗普宣布对华为解禁之后,美国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个表态并不意味着”大赦”,允许美国企业向华为销售产品的前提是,不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针对美方可能解除华为限制的说法,中国外交部G20特使、国际经济司司长王小龙曾表示,如果美方说到做到的话,“我们肯定是欢迎的”。

与此同时,在7月1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美方同意美国公司可以继续向华为出售产品,中方做出了哪些让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回应表示:“你觉得中方非得做出让步吗?我理解此次中美两国元首会晤,就事关中美关系的一些根本性问题交换了意见。两国元首达成的最重要的共识,就是双方同意继续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这符合两国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至于双方同意重启中美经贸磋商,美方同意不再对中国的产品加征新的关税,这也符合双方的利益。因为贸易战、加征关税,损人害己,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中方已经强调多次,美方对此也心知肚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