瑙鲁主办太平洋岛国论坛拒中方代表团持外交护照入境 被指是台”邦交国”-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瑙鲁办峰会刁难中国 一度拒代表团入境并制止特使发言

资料图:图为瑙鲁总统 巴伦·瓦卡(Baron Waqa)与瑙鲁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Nauru)地理位置示意图。

资料图:瑙鲁总统 巴伦·瓦卡(Baron Waqa)。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王未来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
陈欣]作为3日到6日太平洋岛国论坛年度峰会的东道国,瑙鲁近日陷入外交风暴的中心。《澳大利亚人报》4日报道称,参会的中方代表在与该国总统巴伦·瓦卡发生“简短言辞交锋”后离开了会议。在这之前,瑙鲁已经因为拒绝允许中方代表团持公务护照进入该国而激怒中方。为什么瑙鲁会跳出来如此针对中国?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雷4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瑙鲁是台湾的所谓“邦交国”,同时又与澳大利亚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参考消息网9月5日报道)外媒称,在与东道国领导人、瑙鲁总统巴伦·瓦卡(Baron
Waqa)发生争执后,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峰会的中国代表愤然离开与论坛成员会谈的现场。

(环球时报9月6日报道)本应聚焦气候变化问题的太平洋岛国论坛,被东道国瑙鲁搞成了自己的“戏台”。4日晚,瑙鲁总统对媒体称,他当天在会上阻止了中国代表发言,因为中方代表“只是个官员”却“傲慢自大”,“他可能认为来自一个大国,就想要欺负我们”。这一说法5日招致中国外交部强烈批驳。瑙鲁作为台湾“邦交国”将此次会议演变为“外交争夺”的闹剧,也遭到区域媒体批评。

  中国不是该论坛的成员国,而是论坛“对话伙伴”。据“德国之声”4日报道,中国代表团持公务护照入境时,瑙鲁当局拒绝在证件上盖入境章,并称只能处理中方人员的因私护照。瑙鲁是台湾的所谓“邦交国”,这次主办太平洋岛国论坛,台湾为该国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不少资助。

据《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网站9月4日报道,在与瓦卡发生“简短的言语交锋”后,中国代表离开了闭门磋商会场。报道称,台湾“友邦”瑙鲁此前因拒绝允许中方代表持因公护照入境,已经激怒了中方代表。另据法新社9月4日报道,4日有消息称,中国与东道国瑙鲁之间的签证纷争几乎破坏了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年度外交峰会。

9月4日,第30届太平洋岛国论坛会在瑙鲁举行。应论坛秘书处邀请,中方作为论坛对话伙伴出席会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5日表示,瑙鲁作为论坛主办国,违背国际惯例和论坛规定,上演了一出拙劣的闹剧。会议召开前夕,瑙方要求中方与会人员持普通护照入境。在大多数成员国和中方提出交涉并表示将抵制会议情况下,瑙方不得不同意中方代表团持外交护照与会。会议期间,瑙方再次不顾国际会议惯例阻挠中方代表讲话,对此中方当即提出严正交涉,并提前离开会场以示抗议。出席会议的许多国家代表团也离开会场,对瑙方表示强烈不满。

  法新社称,这明显是招惹中国代表之举,还触发一些参会国家的激烈反应。被披露的信件显示,因为瑙鲁如此对待中国代表,一些国家表示要抵制这次峰会。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在给瑙鲁总统瓦卡的信中说:“作为瑙鲁总统,您的单边行动是危险先例,论坛领导人是不会接受的。”他批评瑙鲁政府的决定“让人质疑我们组织的诚信、可靠性和根基”。《澳大利亚人报》称,图伊拉埃帕威胁要退出论坛,并称很多国家将效仿。斐济也对瑙鲁施加压力。

泄露的信件显示,一些成员扬言要因瑙鲁对待中国代表的方式而抵制这次会议。报道称,瑙鲁与中国没有建交,且此次主办太平洋岛国论坛峰会所使用的大部分基础设施都是由台湾出资建设的。报道称,瑙鲁拒绝在中国代表的外交护照上盖入境章,而是表示只在他们的私人护照上办理入境手续。这激起该论坛其他成员的愤怒。

《斐济时报(The Fiji
Times)》4日的报道称,太平洋岛国论坛当天与18个“对话伙伴”举行会议,讨论气候变化问题。当时中国代表试图就气候变化问题发言,但遭到论坛主席、瑙鲁总统瓦卡打断,“这让与会人士感到震惊”。双方发生激烈争执后中国代表“愤而离会”。新西兰广播公司5日引述与会记者麦克莱伦的话称,他当时不在现场,但根据在场人士的转述,当时情形大体一致。

  瑙鲁之后试图平息纷争,称存在“误解”。瓦卡3日解释说,“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瑙鲁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我们之间有一个存在很久的交互安排,瑙鲁部长们到中国参加多边会议也会使用因私护照。他们知道这一点。”“德国之声”报道称,瓦卡最终让步,给中国代表团的签证核准信盖章。但他拒绝透露是否坚持其立场并强迫中国代表使用因私护照。

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致信瑙鲁总统瓦卡,威胁退出峰会,并警告说其他领导人可能会效仿。他在信中写道:“你身为瑙鲁总统采取的这一单边行动开创了危险的先例,我认为参与论坛的各位领导人可能不会接受这样的做法。贵国政府的这一决定对我们这个组织的诚信、信誉和基础提出了质疑。”报道称,瓦卡最终软化了立场,提出一个折中方案,即在中国代表团的签证纸而不是护照上盖入境章。报道表示,中国不是太平洋岛国论坛的成员,但它是以“对话伙伴”身份参与磋商的国家之一。

但到了瑙鲁总统瓦卡的嘴里,中国代表就变成了“抢发言”。据路透社(Reuters)5日报道,瓦卡4日在记者会上指责中国官员“违反外交礼节”,在其他国家领导人(图瓦卢总理)发言时坚持发言,“他本人也只是一名官员而已,他可能认为来自一个大国,就想要欺负我们”。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台湾《联合报》4日报道称,太平洋岛国论坛3日晚低调开幕,正式议程于4日展开,主要讨论气候变化和区域安全。大陆代表杜起文欲在一个以气候变化为主题的会议上发言,不料会议主席、瑙鲁总统瓦卡不准他发言,导致杜起文和代表团其他成员退席抗议。

此外据日本《产经新闻(Japanese
Sankei)》9月4日报道,大洋洲地区合作组织太平洋岛国论坛年度峰会日前在瑙鲁开幕。要求中国免除债务可能会成为峰会议题。另一方面,台湾所谓“邦交国”三分之一集中在该地区,因此正努力在当地维持存在感。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法新社评论说,这次外交事件暴露出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上升的敏感性。瑙鲁是太平洋地区为数不多“承认”台湾的太平洋小国之一。为获得承认,台湾向太平洋岛国提供援助。而大陆与包括斐济、萨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在内的较大太平洋国家保持着密切的外交关系,他们是大陆贷款和援助的主要接受国。

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IIP)称,包括低息贷款在内,中国2011年以来向太平洋国家援助的总额约12.6亿美元,仅次于澳大利亚,排名第二。另一方面,台当局9月3日宣布,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2日起访问瑙鲁,出席太平洋岛国论坛成员国和地区代表“对话会议”。台湾自1993年以来一直以“发展伙伴”身份出席相关会议。

  在这一地区角力的不止台湾和大陆。英国《卫报》4日称,北京在太平洋地区施展的软实力已经让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警惕,他们都加大了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力度,目的是在“自己的后院”维持影响力。《日本经济新闻》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打算在此次论坛上与太平洋岛国签署联合安全声明,以巩固他们的影响力。澳大利亚现在与美日致力于“印太战略”,不希望中国在太平洋获得影响力。澳总理莫里森在日前访问印尼期间说,澳对太平洋地区有特殊的责任。《日本经济新闻》称,他说这番话时心里明显想着中国。

报道称,与台湾有“邦交”关系的17个国家中6个是太平洋岛国论坛成员国。在中国推进瓦解台所谓“邦交国”的背景下,台当局正谋求巩固地盘。

  不过,莫里森没有亲自参加岛国论坛,替他出席的是外长佩恩。《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称,澳大利亚的首要任务是限制中国的战略影响力。佩恩准备在岛国论坛上强调堪培拉将重新侧重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以回应中国对该地区的兴趣。她敦促中国留意澳大利亚在向太平洋地区提供援助方面所设定的基准。但在3日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佩恩称,将在此次论坛上签署的新区域安全声明并非针对任何特定国家。

又据日本《产经新闻(Japanese
Sankei)》9月4日报道,美国政府担忧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等在太平洋岛国扩大影响力,准备加大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美国国务院称,美最近几个月与太平洋多个国家开展了政策对话,与日澳等国以及多个国际开发金融机构之间就开发援助加强了协调。还有报道称,美国增加了太平洋国家大使馆的工作人员。

  于雷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西方国家在太平洋岛国上有传统的既得利益,一战后太平洋岛国基本落到美英手中,后被“委托”澳大利亚“照顾”。澳大利亚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副警长”,既要照顾西方利益,又要维护西方的价值观。然而,随着中国经贸关系的迅速发展,岛国的情感天平逐渐向中国倾斜,这让一些国家心里很不舒服。

美方称,美还与新西兰、法国、欧盟就援助太平洋国家进行了协调。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宣布设立以援助印太地区为目的的1.13亿美元规模地区基金,在数字经济、能源、基础设施领域实施“战略投资”。

  尽管佩恩强调莫里森并未怠慢太平洋岛国,但在澳媒看来,澳大利亚已经因此在这个论坛上承受压力。而且,相较于澳新想要塞进“抗衡中国”的想法,太平洋岛国最关心的是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法新社4日称,澳大利亚政府在瑙鲁设立、被批评家称为“澳大利亚关塔那摩”的难民营,也成为此次论坛挥之不去的焦点。主办国瑙鲁想尽办法转移外界对难民营的关注,甚至威胁记者不得报道。但这样的做法,只会让外界更加忽视太平洋岛国论坛成员国真正关心的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