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交流助力民心相通 为中澳关系添活力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于22日开启澳大利亚之行,让中国人再次将目光投向这片广袤的土地。

资料图:图为外媒拍摄的访问澳大利亚的中国海军903A型综合补给舰上悬挂的中澳两国国旗。

资料图:澳大利亚外长 玛丽斯·佩恩(Marise Ann Payne)。(保存可查看原图)

中国与澳大利亚虽然相距数千公里,但在地缘政治上同属亚太地区,在足球世界杯中同属亚洲区,而且,中国已经成为澳第一大国际学生和旅游收入来源国,这一切都让中国人对澳大利亚并不陌生。

(中国青年报4月10日报道)一段时间以来,澳大利亚无端干涉中国南海事务、推出《反外国干预法》时捕风捉影指控“中国对澳进行渗透”、禁止华为参与澳大利亚5G基础设施建设等一系列动作,将中澳两国关系推至冰点。

澳大利亚展现解冻澳中关系意愿

一个月前,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向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捐赠2000万美元,让这所位于澳新南威尔士州且规模不大的高校在中国年轻人中迅速登上“热搜榜”,也让澳中友协这个为两国民间交往做了大量工作的机构更为人知。

澳中“一带一路”产业合作中心首席执行官董瑾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中澳关系恶化让澳产业界备感担忧。“澳大利亚产业界代表普遍认为,澳中两国虽然存在一定分歧,但这些问题应该通过有效沟通得以妥善管理,不能影响两国经贸合作的信任基础。”压力之下,澳政府日前宣布投入4400万澳元(约合2亿元人民币)设立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并任命新的驻华大使,期待修缮中澳关系。此举究竟是真心向好,还是仅仅展现一种姿态,仍需时间检验。

(中国青年报4月3日报道)澳大利亚外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3月29日宣布,
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将成立一个新的、具有革新意义的“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ustralia-China
Relations),取代已有40多年历史的澳中理事会(Australia-China
Council),从而“进一步强化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澳中关系。

上世纪80年代初赴澳留学的张勇先曾受过澳中友协的帮助。在他的印象中,那时候中国留学生少,普通澳大利亚人对中国了解少,中国学生的勤奋、上进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留学生普遍友好。在澳大利亚十多年间,张勇先交到了许多朋友。

■澳方在对华关系上“政经分离”

同时,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任命格雷厄姆·弗莱彻(Graham
Fletcher,中文名傅关汉)为新的驻华大使。
一些中澳关系研究者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在两国关系因贸易等问题而陷入“冰点”的情况下,澳政府的这些举动,是改善澳中关系的积极信号。

张勇先现担任中国人民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这家开设于1999年的研究中心是中国高校关于澳大利亚研究方面开设最早、影响最大的机构。张勇先表示,这几年类似的澳研中心在中国其他一些知名高校渐渐设立起来,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澳大利亚对中国越来越重要。

澳大利亚是较早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之一。历经风雨、始终前行的中澳关系,为何近年来发生变化?澳大利亚首任驻华大使费思芬(Stephen
FitzGerald)不久前接受《澳大利亚人报》网站访问时表示:“我认为我们严重忽视了(澳中)两国关系。”
他强调:“你可以做做表面文章……但我一直认为,我们必须大幅加大对两国关系的投入。不能像过去那样了。”

■新设基金会拓展澳中关系领域

“类似的澳研中心在中国有36家,比美国、印度等国别的研究中心都多,这说明中国学者对澳研究有浓厚兴趣,也有致力于两国友好的一些民间机构和人士资助的身影。”北京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刘树森在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说,两国有相通之处,也有隔膜之处,其中原因需要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去深入探讨,这是研究中心存在的价值。此外,研究中心也能做大量“走出去、请进来”的工作,加强两国的民间往来。

在北京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刘树森教授看来,分析中澳关系变化的根源,需从国际地缘政治与澳大利亚国内情况两方面进行梳理。“从国际地缘政治方面看,影响中澳关系的最主要因素,是美国提出‘印太战略’,试图在周边对中国形成围堵态势,牵制与遏制中国的发展与崛起”,以便实现美国利益的最大化。作为美国在南太区域最重要的同盟国,澳大利亚选择跟随美国。

据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发布的公告,“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将斥资440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2亿元
3111万美元)建立,旨在凝聚私营企业、行业机构、非政府组织、文化组织、州和联邦机构及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力量,为澳中关系良性发展助力。除原有澳中理事会关注的教育、文化、艺术交流等传统研究领域之外,该基金会还将推动两国在农业、基础设施、健康、老龄化、环境及能源等领域的交流。澳中理事会现任主席史伟立(Warwick
Smith)将担任基金会首任主席。

在中国人民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担任外国专家的澳大利亚学者马克林获得过中国政府“友谊奖”,半个世纪来,马克林60多次访华,向世界介绍中国的真实情况。他撰写的《我看中国》一书,获得过“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澳大利亚联邦议会发表演讲时,专门提到了马克林。

中山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常晨光教授认为,中澳关系近年来出现波折,根本原因在于澳方在对华关系上的“政经分离”。他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澳大利亚希望从中澳经济合作中获益,在安全方面又过度依赖美国、紧跟美国,甘愿充当反华的先锋。”

“史伟立是澳大利亚著名的‘知华派’,每年都会多次访问中国,对中国情况非常熟悉。他在发展对华关系上观点鲜明,是担任该基金会主席最合适的人选。”北京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刘树森教授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去年12月6日,史伟立曾与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安思捷(Jan
Elizabeth
Adams)一道访问北大,强调“将加大(中国高校)对澳大利亚研究的支持”。

张勇先告诉中新社记者,人大澳研中心有8位像马克林这样的外籍专家。越来越多的学者、留学生到对方国家去,特别是澳学者、学生到中国来,改变了对中国的刻板印象,与年轻一代加强交流,是两国未来关系的希望。

中澳关系也受到澳国内因素掣肘。**首先,澳大利亚对中国发展与崛起有一种矛盾心理。**刘树森说:“一方面,40多年来,澳大利亚从中澳贸易中获得了极其丰厚的利润;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又不能客观看待中国的发展,不愿意看到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承担更多职责、拥有更大影响。”

中国澳大利亚研究会前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北京外国语大学“长青学者”韩锋教授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目前执政的澳大利亚联盟党面临大选,而中澳关系对澳大利亚的长远发展非常重要,也是澳国内民众关心的议题。此次成立“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表明澳政府“在努力为未来两国关系发展探索符合双方利益的路径”。

2015年初夏,一批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学习中文的孩子来到中国,在参观名胜古迹、与同龄人交流之外,还受到中国国家主席夫人彭丽媛的亲切接见,也让外界看到中国政府对两国年轻一代交往的重视。

其次,在澳大利亚国内不乏盲目自大的声音。比如,在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讲授中国研究类课程的凯文·凯瑞科博士在接受澳大利亚《新日报》采访时说:“中国需要澳大利亚远甚于澳大利亚需要中国。”类似观点在澳大利亚拥簇者不少。刘树森告诉记者,许多澳大利亚人不客观地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对澳大利亚矿业、农牧业等自然资源有不可或缺的依赖性,“这种误判,导致澳方对维护与发展澳中关系的重要性缺乏深刻认识”。

对华关系是澳大利亚联盟党和工党都不能忽视的双边关系。韩锋说:“在陆克文执政时,他领导的工党政府也曾投入巨资,于2010年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建立了‘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Australian
Centre on China in the
World,简称CIW)
,引导公众加深对中国的认识。相比于这个研究中心,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的职能显然要灵活、广泛得多。”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发布的公告称,该部将在未来几周听取各州政府、商界及社区组织的建议,为基金会的顺利运转做准备。据《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报道,过去澳大利亚政府给澳中理事会的拨款额度是每年100万澳元,此次面向“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的投入则是5年共4400万澳元,足见澳方改善澳中关系的迫切意愿。

近年来,中澳两国之间的人文交流日益密切。两国互办文化节,中国的民族舞剧、演唱会、茶文化艺术展、民族音乐会等都把澳大利亚设为重要一站。中国在澳建立了14个孔子学院和67个孔子课堂,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开始学习汉语。操一口流利汉语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成为在普通中国人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任总理。

第三,面对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与繁荣发展,澳大利亚仍然没有摆脱冷战思维,认为他们自己的价值观“天然优越”,导致其居高临下地审视澳中关系。第四,澳大利亚党派之间的纠葛与利益诉求,使他们往往会拿“中国牌”作为攻讦和打压对方的手段,导致在社会主流媒体与舆论方面形成了妖魔化中国的常态,进而导致对华政策长期摇摆。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发起的澳大利亚文学周活动已进入第十个年头,同时文学周也走进北大、人大等高校,成为年度固定交流节目,包括《荆棘鸟》作者考琳·麦卡洛、《辛德勒名单》小说作者托马斯·肯尼利等都曾来华与读者交流。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2014年习近平访澳期间表示要实施好‘新科伦坡计划’,扩大两国学生双向交流。”张勇先认为,目前看来中国学生出去的多,澳大利亚学生来的相对较少,当然与两国教育水平、人口差距有关,但也说明还有很大作为空间。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普通人走出国门,他们作为民间外交的生力军,正在成为国家形象的代表。

刘树森表示,中澳两国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发展水平不同,存在分歧很正常。在政治互信、经贸往来之外,人文交流和民间往来是民心相通的重要一环。目前中澳在教育、文化、旅游等领域已经展现勃勃生机,但要在两国民众之间架起更多沟通桥梁,还需各方进一步努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