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伟大古老文明的和合之美注入时代活力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习近平主席应邀访问希腊,得到全世界高度关注。习主席此次出访希腊是今年第二次对欧洲国家访问,也是对一个欧洲乃至世界历史文化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文明古国及在“一带一路”合作上具有典型示范意义的重要国家的国事访问。

2019年5月15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在北京国家体育场同出席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外方领导人夫妇共同出席亚洲文化嘉年华活动。(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 摄)(保存可查看原图)

刚举办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北京,又迎来了亚洲文明对话大会。

中国和希腊的文化不同,但是彼此十分亲近。中国和希腊都是文明古国,古代中国先贤老子、孔子、庄子、荀子奠定了东方文化思想基础,同一个时期的古希腊先哲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奠定了西方文化思想基础,两个国家在历史文明长河里,在东方和西方作出了重大贡献。被希腊人称为“丝之国”的古代中国,给了当时的西方人无数遐想和向往。长期以来,两大文明古国彼此尊重,相互欣赏、相互分享、相互交流,成为中希文化亲近的基础。

■中国挑头办这场大会,真不是心血来潮

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主要聚焦经贸不同,这次对话大会的主题是“文明”,持续的时间也更长些,不光是一次大会,还有很多体现不同文明特色的文物展览、美食节、文艺表演等等,给普通老百姓都提供了参与体验的机会。

中希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互访进一步推动了彼此之间的亲近。今年是中希两国领导人互访十分频繁的一年:2019年4月,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时任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出席高峰论坛;5月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举行,希腊总统帕夫洛普洛斯作为亚洲域外唯一国家元首出席对话大会;11月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举办,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出席博览会;11月习近平主席应邀到希腊进行国事访问。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5月16日报道)

不过,如果你把这次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看做是吃吃喝喝、唱唱跳跳的国家“大趴体”,就有点想简单了。

2019年4月26日,习近平主席会见希腊时任总理齐普拉斯时指出,中希都是文明古国,都致力于民族复兴。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弘扬古丝绸之路精神,促进国际合作,追求的是互利共赢,不是你输我赢。我们要向世界说明这一点,赢得更多理解和支持。希腊是欧洲国家同中国开展互利合作和共建“一带一路”的典范。齐普拉斯总理表示,共建“一带一路”是个伟大的倡议,既包含中国古代哲学的智慧,又充满对世界前途的思考。它是连接东西方的桥梁,是各国发展的机遇。希腊作为和中国一样的文明古国,能够从历史长河的角度理解“一带一路”,从一开始就积极支持并参与希腊作为和中国一样的文明古国,能够从历史长河的角度理解“一带一路”,从一开始就积极支持并参与。希方有区位优势,愿借力共建“一带一路”和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平台,发展战略性的对华关系,支持欧中深化合作。

刚举办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北京,又迎来了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主要聚焦经贸不同,这次对话大会的主题是“文明”,持续的时间也更长些,不光是一次大会,还有很多体现不同文明特色的文物展览、美食节、文艺表演等等,给普通老百姓都提供了参与体验的机会。不过,如果你把这次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看做是吃吃喝喝、唱唱跳跳的国家“大趴体”,就有点想简单了。

2019年5月14日,习近平主席会见到访的出席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5位外国领导人,第一位是首次访华的希腊总统帕夫洛普洛斯。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和希腊都是文明古国,两国友好交往源远流长,彼此有天然的亲近感”。帕夫洛普洛斯总统表示,国际上有些人鼓噪所谓“文明冲突论”,这是十分错误的。事实上,真正的文明之间不应也不会发生冲突对抗。2019年11月4日,习近平主席在上海会见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时,指出中希关系传统友好,彼此相互理解、相互尊重,政治互信稳固,合作基础良好。欢迎希腊加入中国-中东欧合作机制,期待希腊发挥积极作用。米佐塔基斯总理表示,希腊和中国同为文明古国,两国传统友谊源远流长,互利合作惠及人民,特别是比雷埃夫斯港项目已经成为共建“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希腊人民热切期待习近平主席早日访问希腊。

(一)上午的开幕式,习近平有一个主旨演讲,有句话点出了举办这次大会的背景:“国际形势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人类面临的全球性挑战更加严峻,需要世界各国齐心协力、共同应对。”

上午的开幕式,习近平有一个主旨演讲,有句话点出了举办这次大会的背景:“国际形势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人类面临的全球性挑战更加严峻,需要世界各国齐心协力、共同应对。

11月10日至12日,习近平主席应邀访问希腊。在对希腊进行国事访问之际,习近平主席在希腊《每日报》发表题为《让古老文明的智慧照鉴未来》一文中指出,“中希应该挖掘古老文明的深邃智慧,展现文明古国的历史担当,共同推动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共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年之内两国元首、政府首脑之间4次频繁互访,这在国际外交活动中并不常见,充分体现了中希两国之间关系友好,交往亲切,彼此亲近。

人类面临共同挑战自不用说,但问题是怎么办?习近平说:“应对共同挑战、迈向美好未来,既需要经济科技力量,也需要文化文明力量。”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就是给不同文明提供一个平等对话、交流互鉴、相互启迪的平台。但为什么是中国挑这个头?

人类面临共同挑战自不用说,但问题是怎么办?习近平说:“应对共同挑战、迈向美好未来,既需要经济科技力量,也需要文化文明力量。”

中国和希腊分别是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典型代表。2017年中国和希腊共同倡议发起了“文明古国论坛”,至今已经举办了三届部长级会议学者论坛,推动了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此次习近平主席访问希腊,对增进中希政治互信和在“一带一路”上密切合作将产生重要影响,同时一定会在更广领域和更大范围内促进中希文化交流、文明互鉴,使得中希文化交流合作更亲近、更紧密,成为不同文明和谐相处、交流融合、共同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典范,向世界展示伟大古老文明的和合之美和文明古国在现代社会互利合作的勃勃生机。
(作者卢山冰系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二)读过世界近代史的人都知道,西方国家因为工业革命迅速崛起,开始大举对外扩张,亚洲、非洲、美洲等很多国家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

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就是给不同文明提供一个平等对话、交流互鉴、相互启迪的平台。

要知道,很多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之前都拥有辉煌的古代文明,但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下,不堪一击。这崩塌的不仅是大清帝国、莫卧儿帝国、奥斯曼帝国还有无数大大小小国家的城墙,还有数千年以来的这些民族引以为傲的文明信心。

但为什么是中国挑这个头?

之后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这些国家都开始了救亡图存和民族解放的历史。所有这些从辉煌的古文明中跌落尘埃的国家和人民,无不遭受了巨大的心理落差。在世界近现代史,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的历史叙事中,西方文明代表着“先进”,而自己的文明代表着“落后”。要想跟上时代,必须勇敢地舍弃“落后”,奔向“先进”。

同时,在西方文明塑造的叙事模板中,非西方文明等同于野蛮、专制、独裁,而西方文明则是民主、自由、现代。这种标签当然是有很大问题的,因为它本身是站在征服者的立场上俯视其他非西方文明,带有征服者的傲慢。而其他非西方文明因为实力不济,也难以提出反驳,反而认同这种定性,逐渐失去了主体性。这就是萨义德讲的“东方主义”。

读过世界近代史的人都知道,西方国家因为工业革命迅速崛起,开始大举对外扩张,亚洲、非洲、美洲等很多国家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

在这些非西方文明中,亚洲文明的落差感更强。要知道在工业革命前,东方代表着文明和财富,几次航海大发现,启程的目标都是奔着东方而去,但就在百年间,天翻地覆。

要知道,很多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之前都拥有辉煌的古代文明,但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下,不堪一击。这崩塌的不仅是大清帝国、莫卧儿帝国、奥斯曼帝国还有无数大大小小国家的城墙,还有数千年以来的这些民族引以为傲的文明信心。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之后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这些国家都开始了救亡图存和民族解放的历史。

所有这些从辉煌的古文明中跌落尘埃的国家和人民,无不遭受了巨大的心理落差。在世界近现代史,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的历史叙事中,西方文明代表着“先进”,而自己的文明代表着“落后”。要想跟上时代,必须勇敢地舍弃“落后”,奔向“先进”。

同时,在西方文明塑造的叙事模板中,非西方文明等同于野蛮、专制、独裁,而西方文明则是民主、自由、现代。

这种标签当然是有很大问题的,因为它本身是站在征服者的立场上俯视其他非西方文明,带有征服者的傲慢。而其他非西方文明因为实力不济,也难以提出反驳,反而认同这种定性,逐渐失去了主体性。

这就是萨义德讲的“东方主义”。

在这些非西方文明中,亚洲文明的落差感更强。要知道在工业革命前,东方代表着文明和财富,几次航海大发现,启程的目标都是奔着东方而去,但就在百年间,天翻地覆。

好在文明是有记忆的,也是深入民族基因的。所以,一旦物质实力有所增长,这种文明的自觉意识就会冒出来。

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实现现代化的国家,也是亚洲第一个用战争打败了一个西式大国的东方国家。当日本在中国的土地上赢得日俄战争的时候,不少亚洲国家为之雀跃,因为这代表着东方世界对西方世界的一次胜利。

日本向西方学习制度的成功,也给了很多亚洲国家摆脱落后的信心。这其中就包括晚清的中国。不过,日本后来走上了西方帝国主义的道路,越陷越深,反而给亚洲国家带来了巨大灾难。

日本当时为自己的侵略“描金”,叫“大东亚共荣圈”,号召亚洲人民服从日本的统治,共同抵御欧美西方国家。日本帝国主义也在打“亚洲”牌,可惜是歪门邪道。

二战后,日本开始从战后崛起,继而出现了“亚洲四小龙”,这五个经济体在土地稀缺、自然资源匮乏的状态下,依靠外向型经济,迅速发展起来。经济上的成功,促使了这些地方文化自信的复苏,很多人开始重新思考亚洲价值和亚洲文明

当时有个争论:儒家文明到底能不能促进现代化?搁在以前,儒家文明是落后的,是前现代的,但这五个经济体恰好都是在儒家文明圈里。所以,当时很多亚洲学者、政治家,包括很多西方学者、政治家都在讨论经济增长背后的文化因素,为日本和“四小龙”经济增长到底是因为儒家文化的吃苦耐劳还是西方价值观的作用争论不休。

但好景不长,1997年亚洲一些国家发生金融危机,日本和“四小龙”经济遭受重创,有关亚洲价值、亚洲文明的讨论很快中断了。再加上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宣扬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历史终结论”甚嚣尘上,很多人再次相信,只有西方文明才是亚洲可持续发展的保证。

不过,正是在那个时候,一个国家因为进一步开放驶上了发展快车道,这就是中国。

中国的崛起完全不同于日本和“四小龙”。中国不仅领土面积、人口数量、经济规模等极其庞大,这是日本在内的很多亚洲经济体所不能比拟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更重要的是,中国是一个不曾完全西方化的文明大国。

虽然我们近现代以来一直在学习西方,但中国从来没有因为学习西方就改变了自己的文明主体性。亚洲一些国家的文化被西方文明肢解得“支离破碎”,中国文明仍然具有整体性,而且还发展出了一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什么是中国特色?最根本的不就是没有抛弃中华文明的底色嘛。

所以,中国的崛起——也可以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给世界的震动是超级巨大的。中国的发展没有重复西方的路径,也很难说是西方文明在中国土地上的成功。也就是说,中国的崛起没有按照西方提供给很多落后国家的台本去演绎。

中国的大象进了瓷器店!这自然引发了西方的困惑,甚至恐慌。

要知道,西方文化是“一神教”基础上的使命性文化,它的使命是要全世界都接受西方文化、西方路径,全世界的经济体系都成为西方那样的市场经济,全世界的政治体制都成为西方那样的自由民主。

“一神教”的思维是排他的,其他都是“异教徒”,这种思维主导下的文明观,必然会导向“文明冲突论”。

西方的紧张也是因为自身的不争气。

2008年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暴露出西方国家经济秩序方面严重的结构性失衡:过度消费,政府举债度日;美国滥用铸币权,导致国际货币体系动摇;全球金融体系系统性风险不断增高,热钱到处流窜导致全球资产泡沫;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逐步侵蚀全球自由贸易体系等等。

政治上,片面强调“一人一票”的大众民主,导致民粹主义横行,竞选在很大程度上演变为福利政策的“拍卖会”。高福利正是当代欧洲危机的根源。本意为互相制约平衡的多党制蜕变为否决型制度,“为反对而反对”,民众诉求变成互相攻讦的武器,却少有人能干成事等等。即使鼓吹“历史终结论”的学者福山,都在新书中开始反思西方的政治衰败

当然,这不是说以美欧为代表的西方世界治理的失败,但至少说明西方政治经济制度出了大问题,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不是完美无缺的,更不是历史的终结。这一点上,很多西方学者、政治家都有批评反思,我们无需回避。

西方要走出困境,何尝不需要制度的反思和改革呢?可惜,我们看到除了到处“甩锅”、找“外国替罪羊”外,西方的政客鲜有政治家格局和改革家魄力

其实,中国的崛起不是要取代西方,相反,为世界提供了新的机会和发展路径。要知道,从人类产生以来,制度都是多元的,文明也是多元的,从来没有一个制度、一个文明可以一统天下。西方文明不行,中国文明也不可能。因为,这是历史的常态,也是历史的规律。

正像习近平今天讲的:

“每一种文明都扎根于自己的生存土壤,凝聚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非凡智慧和精神追求,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人类只有肤色语言之别,文明只有姹紫嫣红之别,但绝无高低优劣之分。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