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焰:“抗战十四年”的提法更准确

新萄京娱乐场下载 2

新萄京娱乐场下载 1

新萄京娱乐场下载 2

本文节选自《心胜2——关于灵魂与血性》一书,作者:金一南。特别鸣谢:长江文艺出版社

新萄京娱乐场下载,资料图:2016年9月18日,勿忘九一八撞钟鸣警仪式在辽宁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前的残历碑广场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出席仪式并讲话。这是刘云山等和群众代表一起撞响“警世钟”。(新华社记者
饶爱民 摄)

“抗战八年”,这曾是抗战胜利后几十年间的习惯语言。所有会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的人都会记得——“他坚持抗战八年多,他改善了人民生活。”不过随之也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1931年“九一八”后东北抗日武装,特别是中共领导的东北抗联不是也在抗战吗?1932年在上海“一二八”抗战,1933年华北的长城抗战,不也属于抗战吗?正如北京一句老话,“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中国抗战过去大都说八年,细论起来又应向前延伸是十四年。近日,教育部提出历史教材应遵循“十四年”的提法,正是采用了更全面、更准确的说法。

不能忘却之:为什么国民政府迟迟不肯对日宣战?

“抗战八年”,这曾是抗战胜利后几十年间的习惯语言。所有会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的人都会记得——“他坚持抗战八年多,他改善了人民生活。”

仔细研究历史可以看出,过去对抗战的时间说法不一,主要原因是中国同日本正式开战的时间长期没有正式界定。若按正常国际惯例,国家间的战争何时开始应从政府间宣战算起。中日两国只是在1894年即甲午年相互宣过战。此后几十年间,日本仍不断对华采取军事侵略,包括1900年参加八国联军进攻北京、1914年侵占胶济路和青岛、1928年入侵济南制造惨案,发展到1931年出动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接着,日军于1932年进攻上海引发中国的淞沪抗战,1933年进攻华北引发中国的长城抗战,直至1937年日本出动几十万大军全面侵华,在八年内蹂躏了半个中国并占领了多数省会,却一直没有对华宣战。日本政府还傲慢地将侵华作战称为“满洲事变”、“支那事变”,认为是地区冲突和“膺惩”行为而不承认是战争,从不遵守国际战争法规并肆意施暴。

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发表庐山讲话,下决心抗战。他说:“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地无分南北,年不分老幼,皆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这已经成为海峡两岸多次引用的抗战名言。

不过随之也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1931年“九一八”后东北抗日武装,特别是中共领导的东北抗联不是也在抗战吗?1932年在上海“一二八”抗战,1933年华北的长城抗战,不也属于抗战吗?正如北京一句老话,“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中国抗战过去大都说八年,细论起来又应向前延伸是十四年。近日,教育部提出历史教材应遵循“十四年”的提法,正是采用了更全面、更准确的说法。

抗战时当政的国民党当局,对日本的态度经历了一味妥协、局部抵抗到最后抗战的过程,这也影响了对战争时间的界定。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不顾民众要求拒不对日宣战而实行“不抵抗”政策,1935年还在日本“亲善”诱惑下将中日外交关系由公使级升格为大使级。1937年7月,日本大举进攻华北,8月间又撤回驻华外交人员和侨民,南京政府虽进行抵抗却仍不肯断交,直至1938年1月日本宣布不承认国民政府后,才从日本撤回大使馆。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发生,两天后国民党政府看到美国对日宣战,才打消妥协念头正式对日宣战。可惜这个宣战书没有写开战日期,因为没法向人民解释,为什么打了这么多年才正式宣布开战。

蒋介石对于抗日的考虑,有他的被动之处。

仔细研究历史可以看出,过去对抗战的时间说法不一,主要原因是中国同日本正式开战的时间长期没有正式界定。若按正常国际惯例,国家间的战争何时开始应从政府间宣战算起。中日两国只是在1894年即甲午年相互宣过战。

中国共产党作为抗战的中流砥柱,首先表现为提出对日抗战最早,态度又最坚定。早在1932年,以毛泽东为主席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就对日本宣战。由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中国人民历经八年全面抗战最后取得了胜利,后来人们也习惯讲“八年抗战”,这并未包括1931年至1937年这六年的局部抗战,严格讲又不够全面。

第一,他一直是想“攘外必先安内”,先把共产党消灭了再说。但共产党人始终无法剿灭,日本侵略者又步步紧逼,再不抵抗,连“安内”的空间都没有了。

此后几十年间,日本仍不断对华采取军事侵略,包括1900年参加八国联军进攻北京、1914年侵占胶济路和青岛、1928年入侵济南制造惨案,发展到1931年出动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其实可以称“九一八战争”)侵占中国东北。

抗战胜利后,国内有识之士在国际上提出中国抗战应定为十四年。1946年反法西斯盟国设立东京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有正义感的中国法官梅汝璈等人,就提出应从1931年起追究战争罪。因为按国际法一般规则,战犯一般是按战争期间所犯罪行论罪,日本人正是抓住宣战时间做狡辩,称1941年以前同中国没有战争,若按此说来,1931年以后十年间的众多暴行,包括南京大屠杀都不算战争罪了!美国法官起初也想只审判日本偷袭珍珠港以后四年的战争罪,经梅汝璈等人力争和中国方面的要求,东京审判最后还是确认了日本“九一八”侵占中国东北的行动、翌年入侵上海和进攻华北都属战争犯罪,并惩治了土肥原、板垣等策划者。今天的人们要维护东京审判对日本侵略者的定罪,也应肯定日本侵华战争和中国的抗战时间是十四年。

第二,国内外皆施加巨大压力。国内民众强烈要求抗日,共产党强烈要求抗日,国外的英美政府也给蒋介石施加压力,不希望他后退太多。

接着,日军于1932年进攻上海引发中国的淞沪抗战,1933年进攻华北引发中国的长城抗战,直至1937年日本出动几十万大军全面侵华,在八年内蹂躏了半个中国并占领了多数省会,却一直没有对华宣战。日本政府还傲慢地将侵华作战称为“满洲事变”、“支那事变”,认为是地区冲突和“膺惩”行为而不承认是战争,从不遵守国际战争法规并肆意施暴。

世界上的事物是复杂的,认识它主要应看实质而不能只看现象。中国抗战经历了一个从局部到全面的过程,当年中日政府都没有正式宣布战争开始日期,但中国人民从1931年至1945年浴血抗战的史实举世公认。如今人们谈起中国抗战,既要缅怀全国人民八年全面抗战的历史,同时也要追念此前六年进行局部抗战的业绩,并且还应上溯至甲午战争以后中国人五十年反抗日本侵略的斗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前事不忘,并将其作为后事之师。

第三,“西安事变”的直接推动。

抗战时当政的国民党当局,对日本的态度经历了一味妥协、局部抵抗到最后抗战的过程,这也影响了对战争时间的界定。

很多人看了美国胡佛研究所披露的《蒋介石日记》才知道,“西安事变”时,宋美龄曾把周恩来带来,与蒋介石两度会面,达成停止内战的国共合作协议。过去,蒋从西安回到南京后,绝对不承认事变中与共产党有过接触。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不顾民众要求拒不对日宣战而实行“不抵抗”政策,1935年还在日本“亲善”诱惑下将中日外交关系由公使级升格为大使级。1937年7月,日本大举进攻华北,8月间又撤回驻华外交人员和侨民,南京政府虽进行抵抗却仍不肯断交,直至1938年1月日本宣布不承认国民政府后,才从日本撤回大使馆。

当然,蒋介石抗日也有他的主动所在:一是感情基础,二是利益基础。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发生,两天后国民党政府看到美国对日宣战,才打消妥协念头正式对日宣战。可惜这个宣战书没有写开战日期,因为没法向人民解释,为什么打了这么多年才正式宣布开战。

感情基础,从宋美龄的一句话就可以看出来。宋美龄一家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当时宋美龄母亲病重,宋美龄陪伴在床前,问了母亲一句:“您的祈祷那么有力量,为什么不向上帝祷告,以一场地震摧毁日本,好让它再也伤害不了中国?”当然,蒋和宋都恨日本,日本人对蒋也基本没有好感,后来几次谈判,谈到后都想让蒋下台。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利益基础,从他对1931年“九一八事变”处置结果的后悔可见一斑。1932年6月,蒋介石听了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翁文灏的汇报,介绍东三省煤炭占全国60%以上,铁矿占82%,悔此前决策错误,在日记里写道:“惊骇莫名!东北煤铁如此丰富,倭寇安得不欲强占?中正梦梦,今日始醒。甚恨研究之晚,对内、对外之政策之错误也。”这也蒋介石抗日的动因之一。

为什么直到1941年12月9日才正式对日宣战?为什么战争发生在卢沟桥?研究历史要特别注意细节,细节里面的名堂非常大。冠冕堂皇的浮夸,往往被细节击穿。

通常所谓“八年抗战”,是从1937年“七七事变”开始,到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习主席提到的14年抗战,则是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开始到日本投降。那么,国民政府1941年12月9日正式宣战时,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只有3年零8个月的时间。

从常识上,多数中国人都以为“七七事变”全面打起来就算宣战了,其实不对。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算起,到1941年12月9日正式宣战,日本大规模入侵已经10年零3个月;即使从1937年“七七事变”算起,中国的全面抗战也已经进行了4年零5个月。

既然蒋介石有感情的因素,有利益的因素,知道必须跟日本作战,但为什么直到1941年12月9日才终对日宣战?直接的原因,是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12月8日美国对日宣战,国民政府这才鼓足勇气,紧随美国之后宣战。

美国一旦被偷袭,第二天就宣战,后一定要把偷袭者打到Unconditional
Surrender方才罢手;我们早已不是被“偷袭”,而是在侵略者明火执仗、南京屠城、占领了大半个中国的情况下,竟然还一边进行着抵抗,一边琢磨着妥协,一边盘算着退路。这不是问题吗?这不是耻辱吗?

当然,国民政府有些客观理由。据当时的兵工署统计:库存子弹5亿发,长江北岸山炮、野炮炮弹12万发,克虏伯野战炮炮弹10万发,合计22万发,只够20个师3个月的使用量。

1937年7月31日,“庐山讲话”刚过十几天,蒋介石邀请他的“智囊”—胡适、梅贻琦、张伯苓、陶希圣、陈布雷等,一起吃饭,告知他们决定抗战。胡适问:能支撑多长时间?蒋答:6个月。当时就这个底数。所以不敢正式宣战,一边打一边想和,能妥协就妥协,能不打就不打。蒋的抗战,从一开始就没有打到底的决心。

所以,德国大使陶德曼秉承希特勒意志,出面“调停”。德国希望日本从中国战场拔出腿来,进攻苏联。日本从东面进攻,德国好从西面进攻。日本跟中国打起来,对德国来说是个不小的麻烦。

日本当时提出了7个条件:第一,内蒙古自治;第二,华北非军事区;第三,上海扩大非军事区;第四,停止抗日政策;第五,共同反共;第六,降低对日关税;第七,尊重外国主权。

初蒋介石表示难以接受。东北已经丢了,华北又被日本占领,现在还要内蒙古自治,胃口太大了,不行!1937年11月12日,蒋介石刚刚表态不能接受,7天之后,上海沦陷,日军直逼南京。于是12月2日,蒋介石对陶德曼表示:中日可以谈,日方提出的条件还不算“亡国条件”。

其实,1937年8月7日的国防会议上,蒋介石已经说过:“如果以长城为界,长城以内的资源,日本不得有丝毫侵占行为,这我敢做。”这些话,国民政府绝对不会拿出来说,但他当年的确做好了以长城为界的准备,东北就算了,只求回到“七七事变”之前的状态就行。

1937年12月6日,国民政府国防高会议在武汉召开,正式决定“接受陶德曼调停”。历史在这里走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

如果当时,真的按照陶德曼调停实现中日停火,日本倒是从中国抽身了,可蒋委员长“抗日英雄”的光环不知要蒙上多么厚重的尘埃,日本战争机器的寿命不知要延续多久,东亚战争的蹂躏不知还要持续多久。但问题是,日本此刻已经利令智昏了。

12月13日,日本攻陷南京,立即变本加厉,7个条件不够了,再加4个。不仅要求经济赔偿,更提出在必要的地区设立特殊机构、伪政权,这已经是亡国的条件了。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无法再退,对陶德曼说“绝无接受之余地”。日本就这样第一次错过了抽身的机遇。

研究日本战争史,我猜想很多日本人对这段历史做内部评估时,一定很后悔—当年见好就收多好啊,胃口太大了。可是错过一次机遇,后面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