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志不忘!81年前的南京,是每个人心头抹不去的刺青……-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9

图片 1

南京城西江东门茶亭东街,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所在地,也是日军大屠杀遗址之一的万人坑所在地。1937年南京沦陷后,30多万的中国军民被日军屠杀,惨绝人寰。至今,南京保卫战的悲壮和惨烈,仍令人难以释怀。

正值南京解放7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来到南京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跟着长长的队伍,15分钟后通过安检进入内园,进入展馆的沿路是战争时期南京人民在战火中垂死挣扎的雕塑。孩子背着被炸死的奶奶,婴儿在寒冬中吮吸着已经冰冷的乳头,老爷爷抱起被炸伤的孩子、被蹂躏的清白女子倒在寒风之中……

资料图:图为韩国漫画《刺青》(部分截图)。这部漫画是韩国漫画家朴建熊2013年创作的,该漫画以韩国慰安妇郑玉顺女士(右图)自述为原本,线条粗砺,只有黑白两色,简而又简的画面,却比文字更触目惊心。(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日军攻陷上海后,分3路向南京进逼。第一路沿太湖北岸的京沪大道,经无锡攻南京;第二路沿太湖南岸的京杭大道,过湖州后分为两支,一支折向太湖西岸,经长兴、宜兴直指南京,另一支经泗安和广德,过芜湖回攻南京。迎战第二路日军的,就是奉调而来的川军。川军以血肉之躯和“每牺牲一人,拖延一分钟”的惨痛代价,为保卫南京城的准备和部署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南京城最终仍未能保住。

图片 2

(中新网12月13日电)“南京马路上尸首累累。有时要先移动尸体,汽车才能通行”——这是1937年12月18日,美国记者德丁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上记录下的,当时南京的景象。
如今,战火早已远去,但那时的满目疮痍,却早已刻在每个人心头,成为了抹不去的刺青。有一些人,他们一直在为传播历史真相不断奔走。在他们眼里,和平,不是一句空话。

南京保卫战中

图片 3

从那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寒冬。——《刺青》

川军扼守东南大门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于1985年8月在南京大屠杀原遗址上建立,展馆内共分为3大主题馆:南京大屠杀史实展、3个必胜主题展、二战中的性奴隶-日军慰安妇制度及其罪行展。共展出5381张照片和9992件文物。全面的记录了南京大屠杀对于南京人民以及全中国造成的人类浩劫。

就在几个月前,一部触目惊心的韩国漫画在网络刷屏,这部漫画名为《刺青》。该漫画以一位韩国慰安妇自述为原本,简而又简的画面,却比文字更触目惊心。漫画中描述,她12岁时被日军抓走,被移送到一个军事设施。那里关着大约400名年轻的朝鲜女性,她们被迫沦为5000名日本兵的性奴隶。期间,她经历的日军种种暴行,令人发指!之后她们被带到中国,她与十几位女孩试图逃跑,但失败了。日军用酷刑折磨她们,在她们全身进行刺青。有一天,她们被带到一个大坑旁,日军将她们推下去进行活埋。最后,是一位中国男子将她与另一位女孩救了出来。她虽然逃出生天,却逃不出这段惨痛回忆。那代表着耻辱的刺青,终其一生也无法摆脱。

据传,在南京保卫战中,曾有2000多人一个团的官兵,在南京东南郊15公里外的青龙山神秘失踪。村里人曾发现过军人遗骸和遗弃的武器,加之村里曾住过四川兵,他们猜测失踪的2000多人是川军的一个团。这成为南京抗战的悬案。

图片 4

重温这一历史事件,有助中日人民了解历史真相,吸取惨痛教训。——高兴祖

2015年4月,华西都市报“壮士出川——重走抗战路”全球寻访川人抗战足迹大型系列报道特派记者,采访了前往青龙山探查的南京保卫战战迹寻研团团长张定胜等人。

进入展馆内部是令人窒息的幽暗,序厅在一片黑暗中闪烁着满天繁星,两侧挂满了遇害者的照片,这些都是遇难者同胞的灵魂。在南京大屠杀期间遇难者300000多人在6周内被屠杀,用时间换算,每隔12秒就有一个同胞遇难。接下来的是史实馆记录和还原了南京沦陷时期的场景和历史资料,真实客观的展现了侵华战争对于南京的毁灭和人民造成的劫难。

为了追寻历史的真相,作为南京大屠杀研究第一人,上世纪60年代,高兴祖等四位南京大学教师带着七位学生开始对南京大屠杀进行调查研究。高兴祖有很强的历史责任感。他不畏艰辛,亲历亲为,运用实证的方法,经过多年的实地发掘考查,查阅大量的档案资料,整理公布了丰富的史料,其中有许多珍贵的鲜为人知的第一手资料。高兴祖撰写了上百篇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论文,用事实证据驳斥了日本右翼势力的谬论,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学术尊严,亦同时打击了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气焰。

张定胜透露,他们在青龙山发现了军事工事,疑与南京保卫战有关。他们也考证到,1937年12月8日凌晨,日军第九师团第7联队与广东军66军的守军部队在此曾发生过战斗,当晚阵地被日军占领。此外,村里老人们还见到,此地曾堆放过300多具身穿黄绿色军装的中国兵的遗体,当时川军身着的军服是灰色,那些应为广东、广西的部队。

图片 5

我甘愿做一根细微的“毛细血管”,助力还原历史真相,以悼同胞。——张定胜

“说川军一个团在南京周边神秘失踪,完全是无稽之谈。南京保卫战中的川军一直在长兴、广德一线战斗,此后又撤入繁昌、南陵方向。南京城除了刘湘300人的川军警卫营外,再无大规模的川军在南京及附近。”张定胜说。

从侵华战争开始至日军无条件投降在展馆内用短短数百米路程进行展示,可这一段路程中华人民用生命和鲜血奋战了漫长的8年之久才换来了和平。展馆史料令人触目惊心,南京城市被轰炸后的废墟,遇难同胞痛苦的呻吟与顽强的抵抗。馆内两处万人坑遗址分别展示了当时遇难同胞的骸骨,这是站在当年日军实施暴行的现场,仿佛能够看到当时令人窒息的场景画面,呼喊声与痛苦的呻吟,惨烈的屠杀让参观者无声的静默甚至流下泪水,不敢想象就在上个世纪我们的同胞还在遭受如此的灾难。

出生于1969年的南京人张定胜,并没有亲历过这座城市最惨痛的日子。然而他与南京大屠杀之间,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的爷爷,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他的外公,是一名毕业于黄埔军校的抗战老兵;而他自己,也从没有停止过找寻这段历史的真相与证据。上世纪80年代,《南京报》上一幅侵华日军屠杀中国人的照片,让年仅14岁的张定胜震惊不已,“日军拎着一颗中国人的人头,得意洋洋的样子把我惊呆了。”从此,他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抗战史探寻上面。35年里,他的足迹踏遍了南京主城及周边地区260多处南京保卫战和南京大屠杀遗迹旧址。35年里,他撰写了60多篇寻访研究文章,绘制了南京保卫战和南京大屠杀遗迹旧址寻访地图。他说,“我甘愿做一根细微的‘毛细血管’,用自己的勤奋和坚持,助力专家教授还原并印刻下历史的真相,以悼同胞、以慰先烈、以醒后人。”

那么,川军抵抗日军之战,又在何处呢?张定胜表示,川军当时负责扼守南京东南大门。以当时南京保卫战的部署来看,守卫南京城的是蒋介石嫡系的中央军,从上海一路到南京,边撤边打;防守苏北平原的是东北军;川军被安排守护南京的东南大门,此地地貌为丘陵山地。张定胜认为,应该是有意安排在此,因为川军装备差,适合山地战。

图片 6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川军血战5天

进入二层是三个必胜主题展馆,分为五个部分:侵略者的罪恶、不屈的抗争、法西斯的投降、正义的审判、争取持久和平,真实客观的对战争侵略者进行批判,表达对于和平的渴望,我们要记住的不是仇恨而是历史,珍惜和平的来之不易,怀抱和平必胜的信念!

郭勋祺受重伤,饶国华殉国

图片 7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院研究员戚厚杰考证,1937年10月26日,国民政府任命刘湘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陈诚为副司令长官,傅常为参谋长。司令长官部设在南京赤壁路。这些部队中,有中央军也有川军。除川军外,都是由上海前线溃退的部队,刘湘实际能够指挥的只有川军,作战地域为苏浙皖3省交界地区。

最后一处展馆是为纪念慰安妇建立的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在日军侵华期间超过20万女性被强征随军成为日寇凌辱的慰安妇。被幸存者指认的慰安妇关押地利济巷2号楼上第19号房间就位于陈列馆内部。

刘湘把川军划分为两个战斗集群:一个集群以144师、146师和148师为主,部署在太湖西岸长兴南北一线,阻击沿太湖西岸和经太湖水面攻击的日军114师团;145师、147师等部队部署在泗安和广德一线公路两侧,打击由太湖向芜湖攻击的日军第6师团及第18师团。

图片 8

1937年11月26日,刘兆黎的146师最先与日军交锋。何允中介绍,刘兆黎的146师且战且走,把日军引入3里长的狭长预伏地段,借助借来的山炮,大获全胜,俘获日军6名,击毁敌坦克3辆、炮车4辆、装甲9辆等。

站在曾经南京大屠杀的原址之上,通过史实资料还原历史真相,惨绝人寰的人间炼狱曾经就在脚下的这片土地上。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震撼来自于历史的真实记载,侵略者的恶行令人瞠目结舌,而我们要做的是不忘历史,珍惜来自不易的和平,不再让历史重演。

郭勋祺的144师也在次日清晨与日军遭遇。日军从太湖西岸攻来,郭勋祺命令湖岸防守官兵,待敌船离岸四五百米时,集中火力一齐向敌船开火。几番血战,终将日军打退到岸边。当郭勋祺前往夹沟准备活捉被包围的二三百日军时,被太湖汽艇上的日军发现,左大腿被机枪子弹打成重伤。

图片 9

广德、泗安战场惨烈无比,虽重挫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但145师中将师长饶国华却不幸殉国。

日军攻击泗安的是其主力第6师团和第18师团,这两个师团正是后来在南京屠杀30万中国军民的元凶。从11月26日到30日,饶国华的145师在泗安、广德与日军形成拉锯战。日军从太湖边上抽调出4000多人,以4辆坦克、10辆装甲车开来,在飞机的掩护下前来增援。

145师以几乎伤亡殆尽的代价,完成了任务,可也失去了泗安、广德。30日夜,饶国华带领最后一个营对广德城作了最后的自杀式攻击,焚毁了广德机场和物资。次日凌晨,饶国华自杀殉国。

何允中说,泗安、广德之战,阻滞了日军的西进,为保卫南京的准备和部署,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这是刘湘亲自组织和指挥的一个重要战役,也是继淞沪会战后的最大战役。

刘湘没有想到,川军以惨烈的牺牲阻拦敌人5天后,南京仍未能保住。

29年找寻证据

南京保卫战应始于11月13日

今年46岁的张定胜,研究南京保卫战有29年了。从17岁那年开始,他就从未停止过找寻这段历史的真相与证据。

身为南京人,张定胜与1937年的南京保卫战关系紧密——他的爷爷,是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他的外公,是毕业于黄埔军校15期的抗战老兵,参加了随枣会战和豫南会战;而他,花了半辈子的时间,在寻找和研究南京保卫战。

张定胜的另一个身份是南京保卫战战迹寻研团团长。他说,1995年的南京,街道、山川、河流等并没有大的变化,仍保持着1930年代的格局,是寻找和研究南京保卫战的好时段。

“我们与时间赛跑,寻访人证和物证,在老兵们去世前,让老兵们回忆那一段历史,我们也查阅了众多史料。”张定胜说,算算时间,经历过南京保卫战的老兵,距今差不多有100岁了,每年都有离世的。

不仅张定胜,包括一些专家在内,均认为南京保卫战开始于1937年11月13日,并非12月1日。张定胜说,11月12日上海陷落后,南京保卫战就已经开始,并非以日军12月1日下达“攻占敌国首都南京”的时间为准。

“南京保卫战名为南京,发生地并非一定在南京,而是以南京为中心,东西250公里、南北180公里的范围,跨越苏浙皖3个省份。”张定胜说,1937年11月20日,国民政府正式宣告移都重庆。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南京保卫战随之结束。

“如果南京保卫战的时间开始于12月1日,那么川军就没有参加南京保卫战。”川军抗战史专家何允中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实际上,川军在南京保卫战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当时从淞沪战场上退下来的60多个师的中国军队,都已消耗过甚,元气大伤。新近赶来的“不灭倭奴不还乡”的川中精锐,成为阻挡进攻南京日军的主力部队,并掩护了南京守城部队的撤退,为中国军队西撤和再部署赢得了时间。不把川军之战归入南京保卫战,是不客观的。

6.5万川军对5万日军

没有川军,

南京会更早沦陷

川军参加南京保卫战的是第23集团军所属的第21军、第23军,军长分别为唐式遵和潘文华,共辖5个师另2个独立旅,其中包括郭勋祺的144师、饶国华的145师、刘兆黎的146师,兵力约计6.5万人。

川军守卫的南京东南大门,包括宜兴、长兴、广德、芜湖等一线,当时的川军有6.5万人,面对的日军有3个师团及1个联队,共5万多人。

张定胜分析说,从人数上来看,川军并不占优势。根据当时的国力和军事,中央军与日军的对比应该是5:1,即5个中央军才能对抗1个日军,更何况是被称为“草鞋军”的川军。也就是说,川军当时如要守住南京东南大门,至少需要30万人。

当时守卫南京的部队有20多万人,日军5个师团及3个联队共13万多人。根据军事专家的研究,当时需要80万中国军队才可勉强守住南京。

张定胜说,川军出川后最早的、硬碰硬的抗战,是在南京。为什么如此认为?张定胜有他的解释。他说,山西战场上的川军,充其量只是一个“陪护”。淞沪会战后上海沦陷,中央军打没了,全线溃退,南京保卫战才轮上了川军。“其实都知道,让川军硬碰硬地对日军,是以卵击石。”

张定胜认为,川军的这一战,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同时也是川军的机会。南京保卫战中,守护南京东南口的只有川军,川军以血肉之躯抵挡来犯之敌。“毫不客气地说,没有川军,南京会更早沦陷。正是川军以死相抵,以每牺牲一人,为南京中央军的撤退及再部署拖延一分钟的代价,抵挡住了日军的疯狂进攻。”

主动出击与被动挨打

川军打出老虎般威猛

南京保卫战是抗战正面战场22次重大战役之一。南京是当时的首都,川军当时是“勤王之师”,参加南京保卫战,对川军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

成都市档案馆的资料显示,在1938年10月出版的第23集团军抗战一周年特刊上,有篇文章叫《川老鼠变成川老虎》,说的是日军形容川军是胆小的“老鼠”,部队中一位黄姓中士忍无可忍,喊出“老子们是川老虎”。此时的部队正在广德、泗安一线阻击日军,掩护南京部队撤退的任务,此役打出了川军老虎般的威猛。

可见,当时川军抗战的悲壮与斗志。张定胜认为,从整个南京保卫战战场来看,川军的表现可谓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在被动挨打的中央军嫡系面前,川军战术灵活机动,并能主动出击。

张定胜介绍,郭勋祺部曾截杀日军的一个辎重联队,而且是选择在辎重联队返回的途中下手,击毙日军100多人,并全身而退。刘兆黎部也是且战且退,将日军引入埋伏圈,获得大胜。

“这些战例,对于墨守成规、不知如何与日军打仗的中央军来说,深具典范意义。”张定胜说。

南京保卫战后,没能撤走的川军中,唐式遵的144师、146师的部分队伍留在了宜兴、芜湖一带打游击战,直到1942年。

张定胜说,他们寻访中听闻,芜湖、宜兴一带,留下的川军很多没有回家,留在了当地娶妻生子,再也没有回到四川。遗憾的是,他们多年努力没能找到这些老兵,也可能是寻找得太晚了,这些老兵很可能都已去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