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的日本有没有可能再次成为“军国”?

图片 2

图片 1

中日恶性互动的前车之鉴

2016/01/05 | 文/萧功秦| 阅读次数:2283| 收藏本文

摘要:回望百余年的中日关系史,历次恶性互动都酿成战争灾难或局部冲突,双方应牢记前车之鉴,警惕日本极右翼势力的挑逗,从而引起双方过激的民族主义反应。

回望百余年的中日关系史,历次恶性互动都酿成战争灾难或局部冲突,双方应牢记前车之鉴,警惕日本极右翼势力的挑逗,从而引起双方过激的民族主义反应。

如何处理中日关系,是百年来中国绕不开的话题,也是百年来数代中国人面临的大难题。今日,中日两国在各个领域的较量角力,出现了诸多恶性互动,只有从历史视野考察,才有可能对这一问题形成比较清晰的认识。

中国人对日本的态度具有复杂的两重性。一方面,一百多年来,日本发动了两次对华战争,两次中断中国现代化的进程,给中国人留下了深重的苦难记忆。虽然战争结束已经70年,但中国人对中日战争的痛苦记忆仍然存在,对日本人有一种长期的不信任感,有时甚至是过度的敏感,宛如“惊弓之鸟”。这是一种出于生存本能的、应激性的民族主义反应,已经扎根为民族生存经验中的潜意识。这种应激性民族主义,只有经历过深重战争灾难的民族,才会特别强烈而持久。一般情况下,这种潜意识处于隐性状态,但一旦有特别的刺激,就会被重新激活,它需要漫长的岁月才能逐渐消解。

另一方面,中国人又受惠于日本现代化的成果,中国近百年来的改革家与革命家都得到日本人的支持与赞助。中国人对日本在现代化方面的成就由衷钦佩,比起英美等国,日本作为东方民族,其在现代化进程中的经验更值得中国借鉴。长期以来,中国人对日本是充满兴趣的,日益增多的旅日游客,对日本国民的教育水准与文明素质之高,都留下深刻的印象。正因为中日关系的复杂性,在不同的情景与环境下,中日关系就有可能出现不同的发展趋势。

多年来,我们的历史教育有诸多值得反思之处,比如,对日本的介绍沿袭了过去的很多看法,造成国人对现代日本发生的变化知之甚少,甚至把过去的刻板印象继承了下来。以前,我们只泛泛知道日本教科书否认南京大屠杀,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样的教科书在日本各中学的采用率,只占日本全部中学历史教科书的千分之几,而现行的绝大部分教科书都并不否认南京大屠杀。这一情况,甚至大多数专业的历史研究者都未必了然,更不用说普通中国人。

正如前文所说,一方面,我们对日本长期不了解,对它的怀疑和不信任感潜伏于心;另一方面,又对其现代化建设成果很是钦佩,这种二元态度就造成了中日关系完全有可能在不同的条件下向两种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

一种方向是,随着两国交往加深,通过良性互动和相互了解,历史上形成的疑虑逐渐化解,双方在良性互动中走向和平友好的新时代——这是我们应该共同努力争取的。

另一种方向是,由于双方之间的不信任感,或者日本某些右翼人士主导的突发事件,把中国人心灵深处潜在的对日本的疑虑与不安全感重新激活,形成了应激性的紧张反应,中国的民族主义走向激进与亢奋。而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天生对外部环境有一种高度的不安全感,在这种不安全感的支配下,日本大众可能转而形成对右翼势力的支持。于是,日本民族主义与中国应激性民族主义之间,就会形成恶性的互动,如果矛盾不能化解,就有可能从双方的高度不信任走向冲突,甚至经由持续冲突走向战争。

这种双方的恶性互动趋势,在上世纪30年代就出现过。不幸的是,近年来这种可能性再次出现。中日关系将向何处去?当下正处于关键时刻。

为了寻求正确的解决之道,回顾一下中日关系的恶性互动趋势是如何发展起来的,是很有必要的。

改革开放初期,中日关系相对稳定,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邀请3000名日本青年到华访问。日本青年受到中国方面的热情接待,许多人临别时还流下眼泪。当时日本与中国对彼此的观感都相对良好,从民意调查结果来看,双方对对方的好感率均高达80%以上。日本右翼是极少数,没有多少影响力。日本和平宪法的基础也很牢固。

90年代以后,虽然由于历史问题、教科书问题、日本首相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影响了中国人对日本人的看法,但随着中日经济与文化交往的不断加深,两国关系还是稳定地向良性发展。

在2005年到2012年中期,双方关系进入一个稳定的发展期。虽然安倍是日本右派,但2006年他作为日本首相访问的第一个国家就是中国,那次访问被称为“破冰之旅”;2007年时任中国总理的温家宝访问日本,被称为“融冰之旅”;此后,日本的新任首相福田在同年又对中国进行访问,被称之为“迎春之旅”。2008年的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中日关系都表现得相对友好而平稳。虽然彼此有分歧,但都在可控范围内,中国民间街头自发的反日游行也受到中国政府的控制。

然而,风云突变,2012年下半年,日本右翼人士引发的钓鱼岛国有化事件,是双方关系从良性互动转向恶性互动的转折点。其实,右翼势力在日本的实际影响,远不如国人原先想象的那样大,它与日本和平主义的主流价值观相比,只是处于边缘状态。右翼人士的宣传车在东京市区呼啸而过,但并没有多少市民对它感兴趣。

七八年前,我去日本旅游也有过直接的感受。在参观靖国神社中的游就馆时,放映厅里,日本右翼人士拍摄的纪录片中,出现日本军队在南京入城时的镜头,偌大的剧院里,只出现几声稀疏无力的掌声,给人一种孤掌难鸣的感觉。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靖国神社外面的广场上,却是成千上万日本青年男女在纵情享受阳光。我当时就有强烈的感觉,日本右翼势力真是如同汪洋中的孤舟。

在日本,许多学者都指出,右翼势力在日本社会并没有多大影响力,然而,却在最近几年起到影响中日关系正常发展的强大作用。这是因为以石原慎太郎为代表的极端右翼势力的失落感与焦虑感,使他们终于找到了中日关系中的一个“软肋”,并且作出了超常发挥,从而改变了中日关系的走向。

石原利用其作为东京都知事的权力地位,提出了由东京收购钓鱼岛的计划。不幸的是,这又进一步引起了野田佳彦内阁错误的处理,野田从“土地权所有者”手中将钓鱼岛“国有化”。他似乎想用“政府购岛”这样的举动,让钓鱼岛继续荒废,从而减轻该问题对中国的敏感性。但是中国人却倾向于认为,两者是一种“唱双簧”的行为,侵犯了中国的民族利益。可以说,正是右翼人士石原慎太郎的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引发了中日关系的“蝴蝶效应”。

日本右翼的极端态度,激发了中国人的强烈不安全感,沉重的不幸历史记忆由此而被重新激活,中国进入反应性民族主义的应激期。2012年,中国国内街头民族主义运动,在许多大中城市出现。这一应激性反应在网络上及部分中国人的行动中表现得相当激烈。有人提出“宁愿中国不长草,也要收回钓鱼岛”,反日游行抗议中砸日本车致使司机重伤等事件引起国内外的关注。一年多以后的2013年11月,中国政府宣布东海防空识别区,将钓鱼岛包括在内,中国政府对日本不得不表现出强硬的态度。

日本方面对中国反日游行中的某些过火行动的不满,对中国公布“东海防空识别区”的不满,再加上此前朝鲜导弹飞越日本领土等问题,让越来越多的日本民众出于不安全感与逆反心理,转向对右翼政策表示支持,右翼势力得到民粹支持而变本加厉。从历史上看,日本右翼一旦有了民粹基础,在与中国民族主义的互动过程中就会形成膨胀的势头。2014年2月,东京选举中极右翼大胜,从前一年的30万票上升到60万票。这一成果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

中国人觉得,右翼与民间力量的结合,是日本右翼势力进一步崛起的信号。中国反应性的民族主义也因此水涨船高。中国2015年9月进行抗战胜利日的大阅兵。日本方面对此作出回应,国会轻松顺利地通过了“新安保法”,意味着在法律层面正式解禁“集体自卫权”,这是自中曾根康弘担任首相以来的30多年间,历届日本首相想做而没有做成的事。这样一种恶性互动已经在形成。

近年来,随着两国关系的紧张,有人说,“中国与日本之间,什么都不缺,就缺流血了。”一旦流血,百年来的旧仇新恨,不知要哪年哪月才能再消解。

在中国,有些“名嘴”不负责地说,中国可以“在半小时里把日本灭掉”;在日本,也有人说,他们的核废料也足以造两千枚核弹头。随着中日关系的紧张,这样的“硬硬互动”,使擦枪走火而引发战争的可能性仍然存在。这让人们不由得回忆起历史上双方互动的历史阴影。

从历史上看,中日双方的恶性互动是有前车之鉴的。重温这段历史,对两国人民都十分重要。

甲午战争后不久,中日曾出现过双方关系向好的局面,中国的变法人士与革命派都不断得到日本方面善意的支持,1905年日本在日俄战争中取得胜利,客观上有利于中国东北避免成为俄国殖民地。日本在日俄战争中死伤达数十万人,仅战死就达10万人,耗费了20亿日元。由于各种原因,战后日本并没有取得中国的东北作为殖民地。1905年以后的十年里,中国向日本学习达到高潮。

然而,这样的良好关系,却由于少数日本右翼势力而发生逆转。1915年的日本右翼内阁向袁世凯政府秘密递交“二十一条”要求,逼迫中国同意日本方面提出的极为苛刻的条件,以此来逼迫中国对日本在日俄战争中的损失作出“补偿”。当时连中华民国总统袁世凯也惊呼,日本直接把中国当作战败国来对待。中国作为弱国,不得不接受了其中大部分条款。从此以后,中国人对日本产生极大的警觉,抵制日货的反日民族主义浪潮越来越强大,“二十一条”也成为几代中国人无法挥去的痛楚与屈辱。此后上台的日本文官政府中的温和派,也曾为缓和这一局势作出各种努力,其中包括以优惠的西原贷款博得中国方面的好感,但两国之间的恶化过程不幸已经形成。

受“二十一条”的刺激,1928年的国民政府采取了强烈的民族主义“革命外交”政策作为回应,在自身国力尚不足的情况下,中国外长王正廷高调提出,要在短期内单方面地取消日本在日俄战争中获得的各种东北权益,中国民间也出现对日本商人的过火行动。北伐军进入南京时,也有少数军人对日本侨民有杀害行为,这又引起日本民间的仇华心理。于是,日本民族主义的右翼势力、军国主义者与民族沙文主义者,得到了日本民众的支持而如虎添翼地嚣张起来。这一恶性互动趋势,是“九一八”事件的深层原因,此后,日本军国主义者不断得寸进尺,而中国民族主义则不断强化对抗,直至1937年第二次中日战争爆发。

可以说,在中国和日本已经有了两次恶性互动的经历后,我们有必要考虑内部一些结构性问题。这些结构性问题,就是双方的高度误解以及双方的高度不安全感。中国作为一个受害国,对日本是高度敏感的,而日本岛国的孤独状态,也使日本人的民族性格对外部世界具有高度敏感。日本右翼势力对中国发动的事件,激起了中国反应性民族主义,日本中间民众对中国民族主义的反应,引起他们对右翼势力的进一步支持,从而使双方的恶性互动得以形成。

从长远来看,中日关系走向健康的“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是完全有希望的。要避免中日关系陷入恶性的互动,双方都应该努力,也需要两个民族共同发挥自己的智慧。

日本方面应该看到,要防止右翼人士通过挑战中国人的民族心理,来刺激中国的不安全感,从而激起应激性反应。中国对日本的高度敏感是历史上形成的,只有在比较漫长的时间里才会脱敏,在这一漫长过程中,极端右翼人士有可能利用中日关系上的“软肋”。虽然极右翼势力是少数,但这个边缘化的政治势力,却往往具有很大的活动能量,他们有可能借助日本人的岛国不安全感,成为“蝴蝶效应”的起点,而这种“蝴蝶效应”所产生的后果,却要由两国人民来共同承担,所以应该要警惕这种力量。

而中国人也应该看到,日本战后70年来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温和、理性的中产阶级已经成为社会主流。全球化使得日本可以通过国际经济贸易和高科技,满足本国各方面的需要,战争扩张主义已经失去了在民众中的影响力。日本是一个法治国家,日本人可以说是世界上对战争痛苦理解与体验最深的民族之一,日本民族性格的变化之大,恐怕只有13世纪的蒙古民族接受黄教后所发生的变化可以与之相比。

日本和平主义的力量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得多,这种和平主义是随着与中国人一起抵制日本极右翼保守势力而兴起的,如果两国人民在良性互动中加深理解,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可能性很小。当然,最根本的一点是,中国也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软弱可欺。我们不怕日本右翼分子兴风作浪,但也不必杯弓蛇影,有人说日本的军国主义正在复活,这样的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

不管怎么说,中国与日本就在一条船上,船上存放着汽油,有极少数人就是要让汽油着火。一旦着火,将成为船上所有人的共同灾难,在彼此相邻的船舱里生活的中国人与日本人更是首当其冲。我们要警惕这样的人,阻止这样的人破坏难得的幸福与安宁。正如无数历史所告诫的,如果我们不能从中获得警示,人类注定要重犯历史的错误。

问:当今世界的日本有没有可能再次成为“军国”?

资料图:日本军国主义

图片 2

■警惕日本右翼但别草木皆兵

从可以预见的未来看,日本没有可能走军国主义的道路。理由如下:

现在的日本是不是正在走向军国主义?在国际学术界,军国主义有其严格定义。军国主义指的是这样一种体制:它将国家完全置于军事控制之下,使政治、经济、文教等各方面制度均从属于军事核心组织,从而满足扩军备战及对外侵略战争的需要。如果按这样的标准来看日本,那么客观地说,现在的日本并不是军国主义国家。

1,和平宪法得到有效实施,自卫队人数25万左右
,只能防卫不能发动战争,日本民主制度运作良好,三权分立可以保证人民主权。在政治上,没有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条件。

但另一方面,我们仍然要警惕日本极右翼势力抓住中日关系上的软肋,煽动起“蝴蝶效应”,从而形成中日关系的恶性互动,最终引发军事冲突甚至局部战争。从甲午战争以后百年的历史看,中日之间的恶性双向互动是有前车之鉴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2,美国驻军,直接限制了日本进攻型军事力量的发展,可以监督日本的军力变化,确保日本的军队专司防卫。假设没有美国驻军,它悄悄搞一些核武器,谁知道呢。

■军国主义在日本的社会基础已瓦解

3,日本人口结构老龄化,民粹主义没有狂热的群众基础
,右翼分子没有市场;人口开始净减少,生育率1.42,少于维持人口总数不下降的2.1。

从二战以后70年的历史来看,日本确实已经发生巨大变化。首先,军部这个军国主义的毒瘤被彻底清除了,日本战后的土地改革解决了城市与农村贫富不均的问题,军国主义的社会基础已经瓦解。

4,日本核电站很多,占总发电量的三分之一;发动战争就是自取灭亡。也从侧面说明,核电站因为和平而建,并相信美国可以保护日本核安全。

其次,随着战后日本经济的繁荣与社会变迁,温和理性的中产阶级已经成为橄榄型社会中的主体。全球化与高科技也使日本不需要像在二次大战以前那样把向外扩张领土作为目标。

但日本毕竟是发达国家,二战就有十艘航母;自卫队装备技术水平很高,国防开支达到GDP1%相当高
,运载火箭技术、造船技术、飞机制造能力、核电技术都是世界级水平。中国有必要观察周边国家的动向,保持一击致命的打击能力。

第三,日本是个高度法治化社会,和平宪法的基础牢固。日本人是世界上对战争痛苦体验最为强烈的民族之一。根据近年来盖洛普对各国民众参战意愿的民意调查,当今只有11%的日本人表示在国家受到威胁时愿意上前线打仗。连日本人都自我解嘲说,日本已经患上“和平痴呆症”了。与上世纪30年代日本处于穷兵黩武军国主义时代相比,甚至可以说,在数千年的人类世界上,只有13世纪彪悍的蒙古民族在接受黄教后所发生的变化,才可与日本民族前后性格的巨大反差相比。

日本有可能重走战争路线: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1,日本的政府和国民与德国人不同,从来没有从内心深处反省过二战期间的罪过。即使有一部分人反省了,也不占大多数。反省的深度也远不如德国人。不反省的理由是,他们觉得自己没有错。战败,只是运气不好。

2,日本这个民族,有欺软怕硬,恃强凌弱的特点。只要你比他强,而且是强到他无法超越的程度,他就打心眼儿里服你。让你做老大,自己服服帖帖地屈尊老二。在历史上,他们服过隋唐。二战后,他们只服美苏。现在他们对中国是另眼相看,但是,还没有达到服的程度。所以,中国可以继续强大,而美国不能衰退到连日本都不如的地步。只要美国在日本驻军一天,日本就不会有咸鱼翻身之日。

3,日本人习惯于把自己真正的想法隐藏起来,而给你看到的只是表面上的东西。他们可以隐藏,但他们绝不会忘记。一旦有机会翻身,他们会拿出比原来更大的努力去复仇。为了这一天,他们可以等上100年或者更久远。除了特朗普以外的美国政客都知道这一点。如果有一天美国人不能再制服日本了,他们会用原子弹把日本这个国家和民族从地球上抹去。

4,日本这个民族,是非常抱团儿的。在国外,有中国人互殴,美国人打架。但你看不到日本人会这样。他们懂得在一个极其缺乏资源的岛国生存,团结就是力量。抱团儿,是日本人的民族根性。他们会把这个根性用在战争和经济发展上。

5,日本人的等级观念非常强。下级对上级是绝对服从的。不管你对这个上级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一点在企业管理乃至战争中起着重要作用。

6,这是大家都熟知的一点,就是日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国家。他们随时都可能被人家卡脖子。所以他们并不满足朝鲜半岛这一点点,他们做梦都想把中国或者俄罗斯占为己有………。

重走战争路线,对日本对世界都将是灾难性的。但是随着深知战争残酷的老人逐渐地减少,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会渐渐地成为主流。那么战争就可能难以避免。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居安思危,不可以小看身边这个邻国。但愿战争永不再来,和平永续。

成为军国主义,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德国的例子殷鉴不远,从一战失败,到二战作孽,也就二十多年的时间,只不过是因为德国有军国主义的基因,有一战失败的屈辱历史。日本现在与其相似,日本有上千年倭寇史,三番五次侵略中国的记录,又有二战被美国狂揍的惨痛记忆,还有雄厚的科技,经济基础,所以,中国对日本掉以轻心,无疑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万事皆有可能,谁能预测未来?就如乐观者和悲观者一样永远都是存在着的,例如:你想不到八国联军入侵我们中国,试问谁能预测到了?小日本小小的一个国家都敢入侵我们中国,并且何无人性的杀我国人?谁能告诉大家?国共两党内战,美国支持国民党打共产党,为何不支持共产党打国民党?请所有的人永远记,居安思危,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

日本社会右翼势力太强大了,所以在美国怂恿下,日本对发动侵华战争以及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拒不谢罪,在国内祭拜靖国神社,明显继承了军国主义,妄想恢复日本帝国主义的衣砵,这是需要中国人民及亚洲各国人民警惕的。但是在中国强大的今天,日本国内也是有具有良知的和平人士,包括现任天皇和太上皇都是热爱和平的人士,还有民间不少奔走于中日之间为中日友好与和平尽力的人士,日本的军国主义虽有可能存在,但是它还是不具备发动战争的能力。需要时刻关注那些右翼政客以及右翼军人,毕竟它曾经是战争祸首,能够用最短的时间和最极端的手段就能完成战争准备,对这些右翼分子绝对不能无视和姑息。

有可能,因为日本作为一个孤悬海外的岛国,它的大陆扩张策略很单一,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纵观历史,日本的扩张路线都差不多,基本都是先打朝鲜半岛,然后以此为跳板进攻中国东北部,进而蚕食中国全境,这也是为什么朝鲜半岛对于中国的国防安全那么重要,所以说日本如果想扩张自身的陆地领土面积,跟中国正面硬碰硬是不可避免的

至于军国主义,这种主义最大的特点就是狂热,整个国家的狂热,不可否认这种主义确实有利于战争的进行,但这同样也是其最大的弊端,因为狂热,所以不知死活,狂热的士兵也许是个好士兵,但狂热的指挥官只不过是个疯子而已,让这种人来指挥军队与找死无异

而且军国主义的侵略性很强,加上日本又是个土地贫瘠的岛国,假如日本真的恢复了军国主义,其野心会膨胀到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加上其单一的扩张策略,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中国的军事实力如何,再次与中国开战几乎已成必然

在当今世界,日本还是有可能再次成为“军国主义”的日本的,当然,可能性不是很大,但不大却不等于完全没有,对于日本,我们必须时刻都保持一颗警惕之心,千万不要被它的假象所迷惑,把一个暂时冬眠起来的毒蛇当成一个无害动物了。

首先,我们必须看到,日本的军国主义始终都在,从来也没有真正被日本抛弃过。从天皇的默默存在,到安倍的执意修宪;从靖国神社对世界的肆意嘲弄,到日本民众对中韩的极力排斥,都在证明着同样一件事,那就是在日本,军国主义的阴魂从来就没有真正消散过。岛国之所以现在没有明目张胆的让“军国”附体,那只不过是因为时机还未到的缘故,一旦条件具备,则军国主义必将在日本再次复活,这个是确定无疑的。

其次,对日本来说,军国主义始终是日本的国魂,只不过在和平时期这个国魂是以隐性状态存在着的罢了。和平时期,本来也不需要军国主义,日本只需要安安生生去发展它的经济就是了。而一旦战争爆发,你以为日本会以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性质存在?当然还是军国主义日本了。冬眠的毒蛇也还是毒蛇,它之所以还没有咬人,只是还没有苏醒过来而已。一旦它的冬天过去,毒蛇还是会以毒液去捕食的,不然你让它怎么生活?

再次,日本和德国不一样的地方是,德国是经过了真正的全民赎罪的国家,你在德国喊一句“德意志万岁”试试。而日本完全没有对它过去的战争罪恶进行反省和赎罪。日本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刻意逃避和刻意在淡化它过去的一切,一个根本就没有对错误的过去真正反省过的国家你告诉我说它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为什么日本国民对中韩两个国家那么反感?你想过这其中的内在逻辑吗?

最后,日本尽管在经济规模上被我们赶超了,但仍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这就为日本复活军国主义提供了必要的理由和条件。假如日本在二战后是一个一蹶不振的状态,那么或许复活军国主义对日本来说还是会有点难的。因为那样日本有可能会在一个相对漫长的艰苦时期以后,随着历史的演化,而逐渐忘记它们还有一个大杀四方的过去。但现在这种状态,日本人只能认为他们除了军国主义外,其它其实什么都没少,一旦需要,就只需再次把自己武装起来就行了。

比如一只狼,假如你把它打倒后,不但把它的狼牙狼爪都拔掉,还把它折磨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那么时间一长,它也许就只会顾着如何活下去,就不会再想着它当初在大草原上追逐猎物,吃肉嗜血的那种日子了。

但假如你在把狼打倒后,只是暂时拔除了他的狼牙和狼爪,而还是把它养的油光水滑,身强体健,那么这只狼肯定会认为它只不过是暂时过上了一种没有狼牙狼爪的和平生活,一切跟以前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不一样,只要它悄悄的长出狼牙狼爪而你没有发现,那么时机一到,这只狼性未改的野兽就必然会回复本性,给你致命的一击。

对于日本这种狼一样的国家,竟然会有人常常讨论它会不会再次恢复野性,真是好笑得很啊!

日本摆脱美国的束缚,有可能再次成为军国主义的国家?

日本军事发展技朮,尤其海军发展,甚至连美国都望尘莫及,也早已有了生产核武的能力,一旦战事爆发,会马上运用到战争?

日本人从小就教育培养尚武精神,军国主义思想,把这种理念与生存观念,已紧紧地连系在一起。。。

军国主义的幽灵依旧盘踞在日军和统治集团中,不断篡改历史教科学,对靖国神社武士道之灵顶礼膜拜,自卫队不断突被禁忌扩张,安倍推动宪法第九条攻革,为了洗白战败身份,为企图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小动作不断,鼓噪连连,所有这一切都是军国主义阴魂不散。一但时机适宜,就会露出獠牙!猛朴上来,妄图一口吞灭对手!我们必须牢记历史,强军备战,只有瞪大眼睛、紧握猎枪,才能防患未然!

当今的日本有再次成为军国的想法和一定的社会基础,但并没有再次成为军国的条件和实力。日本国内的政治状态、军事实力、经济发展的状况和社会的发展程度决定了日本不可能再次成为二战时期那样的实力强大的军国主义国家,日本所面临的以和平与发展为主流的国际秩序也不允许日本军国主义的死灰复燃,以美国和中国为代表的二战的战胜国和被日本侵略的国家绝对不允许日本军国主义的威胁重新出现;美国国会和中国人民为代表的爱好和平的力量不希望再一次陷入日本发动的军国主义战争之中。总体上说,当今的日本再次成为军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现今日本的右翼势力以及一部分民众的确希望恢复军国时期的强大实力和国际地位,但也只是跳梁小丑,不足为惧。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日本国内扭曲的历史教育没有让日本人民形成正确的历史观念,但并没有成为社会的主流思想。随着日本经济的迅速发展,没有被彻底清算的日本右翼势力重新抬头;影响了日本对历史的真实记录和教育,不断的美化日本在近代史上的侵略行为。学习了被错误修改的历史课本的日本人民竟然会形成侵略是正义的的历史观念,但被麦克阿瑟进行了民主化改革的日本已经去除了大部分的作为法西斯主义思想温床的封建主义思想。也就是说,日本社会上的反军国主义思想要强于军国主义思想。

其次,日本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的不匹配扭曲了日本社会的思想和行为。得到了美国的经济援助的作为二战战败国的日本的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于20世纪70年代以后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但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日本却是一个二战的战败国,政治上处于无权地位。这种经济和政治纪律的不匹配导致的日本社会自大和自卑两种心理的冲突,心里的冲突又导致了日本怪诞行为的出现。军国主义出现的最根本原因是经济崩溃导致了人民生活水平的急剧下降,失去生活希望的人民受到了法西斯主义的蛊惑之后才支持建立军国;日本现在的经济并没有崩溃,人民的生活水平还是比较高的,因此没有出现军国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

最后,根据《和平宪法》的规定,日本没有真正的军队。二战后的日本军事力量是比较薄弱的,其自卫队和武器装备是防御性质的。就算日本突破了《和平宪法》的规定,但只要美国不犯二战时期英法的绥靖主义错误,就不会再一次出现日本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美国对于突袭珍珠港并把美国拖入太平洋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本法西斯和军国主义势力是非常警惕的,美国允许日本发展的先进武器基本上都是类似于扫雷式的防御性质的。美国在日本众多的军事基地决定了日本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事大国。

政治无权和军事薄弱的日本是无法凭借经济实力和民众心理重新成为军国主义国家的。

日本有可能重新成为军国的行为和表现都是历史的假象,而不是历史的规律与本质。日本的变化实际上是战后国际格局的演变的反应。

首先,作为二战战败国的日本并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并不能真正的自主选择国家发展的道路。战败后的日本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对国家的控制权,无论是政治权利、经济权利还是军事权力都是控制在美国人手中。美国为日本制定的《和平宪法》、广场协议和遍地的美国军事基地就能说明这一点。一个没有自主权的非正常国家能够再次成为军国主义国家吗?当然不能!

其次,日本右翼势力重新抬头的确有日本经济发展的因素在内,但最主要的是美国的纵容与利用。日本的确希望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的日本也的确希望能够对美国说不,但日本的这一目的始终没有达到;日本发展的趋势与道路一直在美国的控制之下。当苏联强大的时候,美国希望日本反对苏联,所以对日本的叫嚣视而不见;当中国强大的时候,美国希望日本反对中国,所以对日本的嚣张不做评论。当日本的作为威胁了美国的利益的时候,美国国会和总统会对日本进行毫不留情的打击。日本只是美国维持国际格局并获得利益的棋子。

最后,历史的真实是只要二战后的国际大格局没有被打破,那么日本就不可能重新成为类似于二战时强大的军国主义国家。大战后最大的国际格局是战胜国控制一切,其具体表现是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主导国际秩序的发展。日本是不是战胜国?不是。日本是不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也不是。日本是什么国家?战败国。做为现今国际秩序下的既得利益者的中国和美国会不会允许日本成为脱离控制的军国主义国家?一定不会!日本在二战前突破了凡尔赛华盛顿体系,导致了军国主义战争的发生;日本在二战后要突破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格局是不会被有过教训和警惕性的战胜国所允许的。所以,无论日本在国际上多么的嚣张也掩盖不了他虚弱的本质——日本绝不会被允许再一次成为军国主义国家。

日本成为军国主义是假象,但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想是危险的。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

日本并没有成为军国主义的条件和实力,但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想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力是走上歧路。为了纠正历史发展的危险性和不确定性,我们需要壮大国家实力并保持清醒的头脑。军国主义是日本的小国癫狂之梦,但以征服世界为目标的军国主义始终是和平的威胁!

日本人居住是一个岛国,自然灾害和地质沉降时刻在威胁着这个民族!所以曰本人危机感十分强烈,国民素质和教育及军事科技也十分发达,曰本人的统治体制也很特别,美国自二战后在日本广岛长崎投下原子弹使日本人宣布投降,又怕日本人时刻仇恨报复,所以在关岛等地方设立军事基地以时刻监督日本人,并把日本人作为亚太走狗利用,但日本军国主义的野心永远是不会消失的!也逐渐寻求机会东山再起,现在暂时作为美国人的亚洲布局的一颗棋子,缺点主要是随着时代的变化人口出生率下降,全国也趋于老龄化,但现代战争是科技化战争!人口数量影响不大,所以我们对日本也千万不可掉于轻心!日本人历史上就有侵略殖民他国的野心存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