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龙”号南极科考:中山站冰上卸货创纪录_国际新闻_大众网

图片 1

图片 1

  新华社“雪龙”号3月10日电
题:冰山雪海探南极——“雪龙”号第35次南极科考航行记

经过3万海里航行,3月10日,雪龙号极地考察破冰船载着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队队员安全抵达上海吴淞检疫锚地,办理进港入关手续。

资料图:2018年12月1日,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搭乘的“雪龙”号极地考察船经过一天多的破冰作业,到达南极中山站冰上卸货地点,准备用雪地车向中山站运输物资,图为“雪龙”号船边的帝企鹅(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12月5日摄)(拖拽/保存图片可查看大图)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这是雪龙号第22次远征南极并安全返回。自2018年11月2日从上海起程执行第35次南极科考任务,雪龙号载着科考队员风雪兼程,创下南极中山站冰上和空中物资卸运历史纪录,在咆哮西风带布下我国第一个环境监测浮标,更经历意外撞上冰山的险情及成功应对。

(科技日报1月23日报道)“雪龙”号在执行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任务期间,于北京时间1月19日上午10时47分,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航行中,因受浓雾影响,与冰山碰撞,无人员受伤,船舶动力设备、通讯导航设备运行正常。

  经过3万海里航行,3月10日,“雪龙”号极地考察破冰船载着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队队员安全抵达上海吴淞检疫锚地,办理进港入关手续。

中山站冰上卸货创纪录

船只配备了用于识别碍航物的雷达,为何还会撞上冰山?一名有着南极海区航海经验的船长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极区航行,船载雷达是有效的探测碍航物的手段,但这种手段也有弊端,比如根据反射回来的信号,难以区分浮冰、冰山。自然资源部在情况通报中也提到,“雪龙”号是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航行中。

  这是“雪龙”号第22次远征南极并安全返回。自2018年11月2日从上海起程执行第35次南极科考任务,“雪龙”号载着科考队员风雪兼程,创下南极中山站冰上和空中物资卸运历史纪录,在咆哮西风带布下我国第一个环境监测浮标,更经历意外撞上冰山的险情及成功应对。

雪龙号从上海港起程,经过29天航行,于11月30日凌晨突破南大洋的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中山站陆缘冰区,随即展开破冰作业。

“阿蒙森海海域是南极冰架崩解底部融化最强烈、前端崩解最活跃的地方。”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变化与地球系统科学研究院院长程晓教授告诉记者,1月13日至20日连续8天的卫星影像显示,该海域存在大量碎浮冰,夹杂有小型冰山,受沿岸下降风影响,浮冰整体向北漂移,对“雪龙”号航行产生一定影响。对比该海域2018年同期卫星影像,程晓发现,2018年该海域内浮冰较为稳定,多为大面积浮冰;2019年破碎浮冰大增。天气条件方面,2018年与2019年该海域内的云量变化均较大,但2018年气旋条件较为稳定,因此海冰情况较为稳定,海冰边缘线较为清晰;2019年气旋活动较为强烈,导致海冰破碎度较高。

  中山站冰上卸货创纪录

雪龙号比往年到达普里兹湾的时间稍早,这里的海冰季节性强,即使只差一个星期,冰情也会很不一样。雪龙号船长沈权说,雪龙号第一次选择的破冰停泊位置,雪地车无法进行冰上运输,于是及时调整,在最短时间内重新开辟新的冰道,到达新的冰区停泊。

报道中同时提到,碰撞冰山是因为受到浓雾影响。极地缘何会出现浓雾,这是大家关心的另一个问题。上述船长表示,环南极大陆常年存在的绕极地低压槽区,把大陆高压区团团围住,像一个封闭的生命禁区。低压槽内经常有绕极地气旋活动,同一时刻环极地可以存在4—5个以上中等强度以上的绕极地气旋,气旋会把西风带的暖湿气流带到高纬度寒冷海区,形成大面积海雾。当气旋过境或低压槽控制区域,容易出现浓雾(海雾)天气,严重影响航行安全。

  “雪龙”号从上海港起程,经过29天航行,于11月30日凌晨突破南大洋的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中山站陆缘冰区,随即展开破冰作业。

受海冰影响,雪龙号每年来中山站都要视冰情破冰至离中山站最近的地方,再将船上物资转运。这次由于泰山站二期工程建设和中山站一些建设项目,物资卸运量大,冰面运输距离达44公里,是中国南极科考史上最远的一次。

该船长分析,南纬55°—65°之间,是西风带气旋和绕极气旋活动区域,风大浪高,靠近岸边浮冰和冰山较多,航行条件比较复杂。“冰山、浮冰、浓雾,三者叠加,更加增加了浓雾中冰区航行的风险。”

  “‘雪龙’号比往年到达普里兹湾的时间稍早,这里的海冰季节性强,即使只差一个星期,冰情也会很不一样。”“雪龙”号船长沈权说,“雪龙”号第一次选择的破冰停泊位置,雪地车无法进行冰上运输,于是及时调整,在最短时间内重新开辟新的冰道,到达新的冰区停泊。

经过15天奋战,本次南极科考首场攻坚战取得胜利,科考队成功卸运物资1605吨,其中冰面运输和直升机吊运分别为951吨和654吨,同创冰上卸运新纪录。

此次事故中,碰撞冰山时“雪龙”号船速为3节(约5.56公里/小时)。这样的航速会产生多大的冲力,也是大家关注的问题。该船长同时表示,不同船舶的巡航速度不同,一般经济航速是10—15节。3节的速度比正常人走路的速度还慢,这已接近破冰速度,也是业内认可的安全速度。但他同时表示,虽然速度不快,但作为2万吨的破冰船,“雪龙”号由于惯性会产生不小的冲力,碰撞会对船壳造成一定的损伤。

  受海冰影响,“雪龙”号每年来中山站都要视冰情破冰至离中山站最近的地方,再将船上物资转运。这次由于泰山站二期工程建设和中山站一些建设项目,物资卸运量大,冰面运输距离达44公里,是中国南极科考史上最远的一次。

冰上运输和飞机吊运同时展开,冰面作业空间狭窄、吊臂长度有限,雪龙号甲板部通过飞机吊挂和冰面运输共卸运物资1605吨,但来回倒舱的物资达5000余吨。雪龙号大副朱利说。

  经过15天奋战,本次南极科考首场攻坚战取得胜利,科考队成功卸运物资1605吨,其中冰面运输和直升机吊运分别为951吨和654吨,同创冰上卸运新纪录。

西风带巧布我国首个浮标

  “冰上运输和飞机吊运同时展开,冰面作业空间狭窄、吊臂长度有限,‘雪龙’号甲板部通过飞机吊挂和冰面运输共卸运物资1605吨,但来回‘倒舱’的物资达5000余吨。”“雪龙”号大副朱利说。

中山站卸货完成后,雪龙号2015年12月15日凌晨起程,驶向新西兰克莱斯特彻奇进行物资补给和部分科考队员轮换,随后在西风带布放海洋环境监测浮标。

  西风带巧布我国首个浮标

12月29日,雪龙号到达克莱斯特彻奇,原计划在此靠港3天完成补给等任务。当随船气象分析显示浮标布放的最佳窗口是2019年1月1日时,考察队果断决定雪龙号提前一天出发,12月30日夜离港南下,争取最佳作业窗口。

  中山站卸货完成后,“雪龙”号2015年12月15日凌晨起程,驶向新西兰克莱斯特彻奇进行物资补给和部分科考队员轮换,随后在西风带布放海洋环境监测浮标。

2019年元旦,雪龙号抵达预定浮标布放海域,在南纬52度39分、东经175度20分成功布放浮标。这是我国首次在西风带成功布放浮标,将大大提高南大洋海-气相互作用的观测能力,中国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三个在西风带成功布放浮标的国家。

  12月29日,“雪龙”号到达克莱斯特彻奇,原计划在此靠港3天完成补给等任务。当随船气象分析显示浮标布放的最佳窗口是2019年1月1日时,考察队果断决定“雪龙”号提前一天出发,12月30日夜离港南下,争取最佳作业窗口。

雪龙号在本次西风带最佳海况时到达浮标布放点并成功布放,为我国科考队员在气象条件恶劣的西风带作业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这两个月的浮标监测显示,后来都没有这样好的天气窗口。沈权说。

  2019年元旦,“雪龙”号抵达预定浮标布放海域,在南纬52度39分、东经175度20分成功布放浮标。这是我国首次在西风带成功布放浮标,将大大提高南大洋海-气相互作用的观测能力,中国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三个在西风带成功布放浮标的国家。

罗斯海完成AUV首次南极试验

  “‘雪龙’号在本次西风带最佳海况时到达浮标布放点并成功布放,为我国科考队员在气象条件恶劣的西风带作业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这两个月的浮标监测显示,后来都没有这样好的天气窗口。”沈权说。

完成浮标布放后,雪龙号继续南下,于1月6日抵达罗斯海新站外围海域,进行建设罗斯海新站物资卸运。

  罗斯海完成AUV首次南极试验

雪龙号在海况良好的情况下,利用极昼下的白夜完成了我国自主研制的无人无缆潜水器首次在南极地区的试验,并获得成功。它的应用将会极大提升南大洋综合观测能力。

  完成浮标布放后,“雪龙”号继续南下,于1月6日抵达罗斯海新站外围海域,进行建设罗斯海新站物资卸运。

1月7日,结束罗斯海新站卸货任务,雪龙号继续在罗斯海科考,随后航向阿蒙森海。

  “雪龙”号在海况良好的情况下,利用极昼下的“白夜”完成了我国自主研制的无人无缆潜水器(AUV)首次在南极地区的试验,并获得成功。它的应用将会极大提升南大洋综合观测能力。

阿蒙森海历险与成功应对

  1月7日,结束罗斯海新站卸货任务,“雪龙”号继续在罗斯海科考,随后航向阿蒙森海。

世界上对阿蒙森海的了解极其有限,这里冰山林立、海雾浓密,今年是我国科考队首次在阿蒙森海东区实施多学科综合调查。在阿蒙森海顺利完成15个站位作业后,雪龙号航行时意外与冰山发生碰撞。事后,第35次南极科考队领队、船长和驾驶员向新华社记者讲述了雪龙号碰撞冰山经过。

  阿蒙森海历险与成功应对

1月19日下午,雪龙号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海域航行,前往后续调查站点。这一航行区域风速小、湿度大、浮冰和冰山密集、浓雾弥漫。值班驾驶员发现冰山处于船头时,距离仅百余米,无法通过转向避让,驾驶员保持航行的同时全速倒车。北京时间10时47分,雪龙号船艏正艏向在南纬69度59分、西经94度04分与冰山发生碰撞。

  世界上对阿蒙森海的了解极其有限,这里冰山林立、海雾浓密,今年是我国科考队首次在阿蒙森海东区实施多学科综合调查。在阿蒙森海顺利完成15个站位作业后,“雪龙”号航行时意外与冰山发生碰撞。事后,第35次南极科考队领队、船长和驾驶员向新华社记者讲述了“雪龙”号碰撞冰山经过。

碰撞冰山后,雪龙号迅速倒车退至安全水域检查。经查,船舶动力设备正常、主辅机及轴系正常、通讯及导航设备运行良好,压载水舱、油舱情况正常,仅船艏甲板区域冰雪堆积,经估算约400立方米,重250余吨。

  1月19日下午,“雪龙”号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海域航行,前往后续调查站点。这一航行区域风速小、湿度大、浮冰和冰山密集、浓雾弥漫。值班驾驶员发现冰山处于船头时,距离仅百余米,无法通过转向避让,驾驶员保持航行的同时全速倒车。北京时间10时47分,“雪龙”号船艏正艏向在南纬69度59分、西经94度04分与冰山发生碰撞。

初步确认雪龙号安全后,考察队布放无人机重点查勘船艏区域,确认船舶前桅和部分舷墙压在冰雪下,船艏外侧其余水上部分没有受损。安排水下机器人查勘艏部、尾部及船侧周围,确认船舶水下部分也无受损。

  碰撞冰山后,“雪龙”号迅速倒车退至安全水域检查。经查,船舶动力设备正常、主辅机及轴系正常、通讯及导航设备运行良好,压载水舱、油舱情况正常,仅船艏甲板区域冰雪堆积,经估算约400立方米,重250余吨。

考察队随后组织全船人员两天两夜清完船艏甲板上的冰雪,再次详细检查相关设施设备安全情况。

  初步确认“雪龙”号安全后,考察队布放无人机重点查勘船艏区域,确认船舶前桅和部分舷墙压在冰雪下,船艏外侧其余水上部分没有受损。安排水下机器人查勘艏部、尾部及船侧周围,确认船舶水下部分也无受损。

1月21日,雪龙号调整方案,结束阿蒙森海科考开赴长城站,3天后抵达长城站外围海域,集中开展船艏受损部件的修理,实现主体功能恢复。28日,获中国船级社批准签发相关证书,认可船舶满足安全航行要求,可继续执行后续航行任务。

  考察队随后组织全船人员两天两夜清完船艏甲板上的冰雪,再次详细检查相关设施设备安全情况。

环南极航行与穿越印度洋回国

  1月21日,“雪龙”号调整方案,结束阿蒙森海科考开赴长城站,3天后抵达长城站外围海域,集中开展船艏受损部件的修理,实现主体功能恢复。28日,获中国船级社批准签发相关证书,认可船舶满足安全航行要求,可继续执行后续航行任务。

1月29日,雪龙号驶离长城站,从威德尔海方向前往中山站。

  环南极航行与穿越印度洋回国

雪龙号是船员的家,我们不愿意看到它受伤的样子。航行期间,船员利用航行间隙对船艏桅杆两端的舷墙进一步修复,现场测绘切割钢板,将艏部舷墙和平台基本恢复了原貌。雪龙号轮机长周豪杰说。

  1月29日,“雪龙”号驶离长城站,从威德尔海方向前往中山站。

2月9日,雪龙号抵达中山站,为中山站补给燃油,将昆仑站、泰山站、中山站度夏和参加固定翼飞机项目的科考队员接至船上,5天后起程回国。

  “‘雪龙’号是船员的家,我们不愿意看到它受伤的样子。航行期间,船员利用航行间隙对船艏桅杆两端的舷墙进一步修复,现场测绘切割钢板,将艏部舷墙和平台基本恢复了原貌。”“雪龙”号轮机长周豪杰说。

穿越印度洋的西风带,是雪龙号在本次科考中第四次穿越西风带,也是穿越时间最长、最曲折的一次,经过11天才安全穿越。不过,像前三次一样,雪龙号并未受到大的涌浪影响。船长与船上气象保障组密切会商,把握良机,在西风带密集气旋中择机安全通过。

  2月9日,“雪龙”号抵达中山站,为中山站补给燃油,将昆仑站、泰山站、中山站度夏和参加固定翼飞机项目的科考队员接至船上,5天后起程回国。

路途虽然曲折,却是一次成功的穿越,也为今后中山站直接回国走出一条新的航线。沈权说,雪龙号在锚地办理进港入关手续后,将于3月11日晚靠泊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12日正式完成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任务。

  穿越印度洋的西风带,是“雪龙”号在本次科考中第四次穿越西风带,也是穿越时间最长、最曲折的一次,经过11天才安全穿越。不过,像前三次一样,“雪龙”号并未受到大的涌浪影响。船长与船上气象保障组密切会商,把握良机,在西风带密集气旋中择机安全通过。

  “路途虽然曲折,却是一次成功的穿越,也为今后中山站直接回国走出一条新的航线。”沈权说,“雪龙”号在锚地办理进港入关手续后,将于3月11日晚靠泊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12日正式完成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任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