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志不忘!81年前的南京,是每个人心头抹不去的刺青……-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6

重温这一历史事件,有助中日人民了解历史真相,吸取惨痛教训。——高兴祖

记忆不能抹去

导览文字量很大,而且涉及非常庞大复杂的历史背景,俨然就是一部二战史,时间跨度长,从日本明治维新以后走上军国主义扩张道路说起到二战结束,其中包括1918-1920年,日本在出兵西伯利亚过程中因为蔓延的性病严重影响了日军战斗力,所以开始征募女性充当性奴隶,再到1932年1月,日本海军在上海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日军慰安所上海“大一沙龙”,再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日军在东南亚各地强征当地妇女甚至西方女性充当“慰安妇”,如荷兰籍日军“慰安妇”
扬·鲁夫-奥赫恩(JanRuff-O’Herne)。

出生于1969年的南京人张定胜,并没有亲历过这座城市最惨痛的日子。然而他与南京大屠杀之间,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的爷爷,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他的外公,是一名毕业于黄埔军校的抗战老兵;而他自己,也从没有停止过找寻这段历史的真相与证据。上世纪80年代,《南京报》上一幅侵华日军屠杀中国人的照片,让年仅14岁的张定胜震惊不已,“日军拎着一颗中国人的人头,得意洋洋的样子把我惊呆了。”从此,他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抗战史探寻上面。35年里,他的足迹踏遍了南京主城及周边地区260多处南京保卫战和南京大屠杀遗迹旧址。35年里,他撰写了60多篇寻访研究文章,绘制了南京保卫战和南京大屠杀遗迹旧址寻访地图。他说,“我甘愿做一根细微的‘毛细血管’,用自己的勤奋和坚持,助力专家教授还原并印刻下历史的真相,以悼同胞、以慰先烈、以醒后人。”

80年后的今天,一些日本人仍在否认南京大屠杀。而随着时间流逝,大屠杀幸存者越来越少,这令松冈环伤感不已。她始终认为,这一历史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责任完全在日本一方。没有彻底清算战争责任,对日本人也是一种不幸。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

为了追寻历史的真相,作为南京大屠杀研究第一人,上世纪60年代,高兴祖等四位南京大学教师带着七位学生开始对南京大屠杀进行调查研究。高兴祖有很强的历史责任感。他不畏艰辛,亲历亲为,运用实证的方法,经过多年的实地发掘考查,查阅大量的档案资料,整理公布了丰富的史料,其中有许多珍贵的鲜为人知的第一手资料。高兴祖撰写了上百篇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论文,用事实证据驳斥了日本右翼势力的谬论,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学术尊严,亦同时打击了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气焰。

探寻历史真相

2003年11月,曾被关押在利济巷2号“东云慰安所”内充当了三年日军性奴隶的朝鲜籍“慰安妇”幸存者朴永心老人来到当年遭受性奴役的现场进行指认,向世人宣告这里曾是日军犯下严重罪行的地方。利济巷慰安所旧址也成为为数不多的经在世“慰安妇”幸存者现场指认的日军慰安所旧址之一。

就在几个月前,一部触目惊心的韩国漫画在网络刷屏,这部漫画名为《刺青》。该漫画以一位韩国慰安妇自述为原本,简而又简的画面,却比文字更触目惊心。漫画中描述,她12岁时被日军抓走,被移送到一个军事设施。那里关着大约400名年轻的朝鲜女性,她们被迫沦为5000名日本兵的性奴隶。期间,她经历的日军种种暴行,令人发指!之后她们被带到中国,她与十几位女孩试图逃跑,但失败了。日军用酷刑折磨她们,在她们全身进行刺青。有一天,她们被带到一个大坑旁,日军将她们推下去进行活埋。最后,是一位中国男子将她与另一位女孩救了出来。她虽然逃出生天,却逃不出这段惨痛回忆。那代表着耻辱的刺青,终其一生也无法摆脱。

今年11月26日,松冈环在大阪市举办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活动,能容纳500人的大厅座无虚席。只是,原本预定出席活动发表证言的侵华老兵三谷翔刚在9月份去世。

本着对沉痛历史负责的态度,展开庞大的翻译工作

图片 1

是什么让一名柔弱女性面对日本右翼的百般骚扰而矢志不移?

慰安妇

资料图:图为韩国漫画《刺青》(部分截图)。这部漫画是韩国漫画家朴建熊2013年创作的,该漫画以韩国慰安妇郑玉顺女士(右图)自述为原本,线条粗砺,只有黑白两色,简而又简的画面,却比文字更触目惊心。(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不向压力屈服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馆长、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教授表示:“历史链接着未来。正确认识战争责任问题,是日本战后融入世界、与周边国家和解的基石。以性暴力作为战争工具,更是对全人类的犯罪,必将书入历史,永受谴责。我们将为此而不懈努力!”

(中新网12月13日电)“南京马路上尸首累累。有时要先移动尸体,汽车才能通行”——这是1937年12月18日,美国记者德丁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上记录下的,当时南京的景象。
如今,战火早已远去,但那时的满目疮痍,却早已刻在每个人心头,成为了抹不去的刺青。有一些人,他们一直在为传播历史真相不断奔走。在他们眼里,和平,不是一句空话。

真相究竟是什么?怀着这样的疑问,她1988年8月15日首次来到南京,在那里参观了有关日本侵华战争的展览。看到那些受害者被强奸、砍头的介绍后,残酷的真相令她流泪。

通过翻译审定,还原历史真相

从那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寒冬。——《刺青》

新华社东京12月13日电一名日本女教师的“历史保卫战”

此外,他还和金锦珠一起完成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展品文字说明和语音导览词英日翻译审定。王银泉说,他从事南京大屠杀史料翻译以来的一个深刻体会就是国际化宣传非常重要。长期以来,日本右翼势力长期以来肆意抵赖和否认侵华战争、南京大屠杀以及强征“慰安妇”等史实真相,从第三方视角,用当年记录日寇暴行的影像、照片、日记和书信等第一手史料,通过在国际化展览等方式来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暴行,还原历史真相,应该是最有说服力的,也是日本右翼势力无法抵赖的。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从此,松冈环频频往返于日本和南京之间,寻访日本侵华老兵和大屠杀幸存者。中国的幸存者难寻,亲历大屠杀的侵华老兵找起来更不易。1997年,松冈环在日本登报征集线索并开设“南京大屠杀热线”,才终于获得了有关侵华老兵的信息,开始了对加害者一方的取证调查。

图片 2

我甘愿做一根细微的“毛细血管”,助力还原历史真相,以悼同胞。——张定胜

右翼分子曾到她所在的学校滋事,四处散发传单污蔑松冈环是“教给孩子们谎言的教师”。令她失望的是,面对右翼的骚扰,学校和教育委员会却不曾出面保护她。不仅如此,学校还警告她不得教授教科书以外的内容,甚至以降薪等手段相威胁。以致后来,学校不再让她教6年级学生的历史课。

就在2月27日,一段证实日军1944年在中国云南屠杀多名韩籍慰安妇史实的影像资料在韩国首度公开。

三谷翔曾在海军服役。日军攻陷南京后,他随舰队抵达南京,目击了大屠杀的惨剧。松冈环与他相识已有20年,一直反复听取他的证言,并将他作证的场景拍摄下来。三谷翔也经常参加松冈环主办的证言集会等活动,曾向许多日本和外国民众揭露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

新华社记者王可佳

图片 3

松冈环出生的1947年,是战后日本宪法实施之年。她从关西大学历史系毕业后,成为大阪府一所小学的历史老师。在教学实践中,她认识到日本的教科书在历史认识上有问题:书中极力渲染日本民众在战争中的悲惨境遇,却绝口不提日本对包括中国在内亚洲各国的加害历史。

2013年,日本大阪市长桥下彻提出“在战争期间,‘慰安妇’制度是保持军纪所必需的‘慰安妇’必要论”,引发国际舆论地猛烈批评。

与松冈环相识已久的夏瑞荣、佘子清、杨明贞这三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也在今年相继离世。

面对如此巨大的工作量和纷繁复杂的历史背景,三位译者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牺牲了很多休息时间,耗费了大量精力,付出了很多艰辛,首先到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进行了实地考察调研,与陈列馆工作人员交流,熟悉有关背景。在翻译过程中,三位译者都拿出了认真负责的态度,经常一小段文字的翻译就需要斟酌半天甚至一天的时间,因为翻译之前首先必须理解吃透原文的意思和句子结构,酝酿构思译文可能对应的表达,然后要根据中文导览词涉及的每一个细节,通过网络反复查询相关历史背景,尤其是查找英日韩语言的平行文本,以确保译文尽可能说法可靠,语言地道。

松冈环告诉记者,她致力于揭露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已有近30年,但日本这些年对历史的认知却越来越远离真相,这令她很失望。不过,巨大的社会压力也给了她坚持下去的动力。

迫于日本政府的施压搅局,2017年10月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女士签署了2016-2017年度入围世界记忆目录的名单。其中,对“慰安妇”档案和日本政府单独申报的“有关‘慰安妇’和日本军军纪的记录”作出保留决定;由中国、韩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联合提出的“‘慰安妇’的声音”项目,则被列入延期决定,予以否决性搁置。为此,中韩等国对日本表达了强烈谴责,敦促日方反省侵略历史。有关人士表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出“延迟”决定,有可能暂时顾及了日本的颜面,中韩会继续推动这项工作,“慰安妇”档案迟早会入选世界记忆名录。

是什么让一名日本小学教师走上30年探寻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的漫漫长路?

2015年10月,《南京大屠杀档案》申报世界记忆遗产项目成功。2016年5月31日,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韩国、荷兰、菲律宾、东帝汶、印度尼西亚与日本,共同提出“‘慰安妇’的声音”申遗项目,向教科文组织递交了2744件“慰安妇”问题的相关资料。2017年2月初审时,教科文专家委员会表示,这些文献资料是“真实的”,是符合申遗条件的。

松冈环说,三谷翔愿意出来作证,是因为他认为只有将南京大屠杀的残酷和战争的惨痛告诉世人,才能让人们更好地思考和平。“我将继承他的遗愿,将真相继续传递下去。”

韩国KBS电视台等报道称,据推测,这段长度为19秒的黑白影像资料摄于1944年9月15日,地点为中国云南省腾冲某地。记录下这一历史瞬间的,是隶属于中美联军的美国陆军第164信号摄影队士兵鲍德温。

图片 4图片 5

影像显示的是慰安妇遭到日军屠杀后,尸体被随意丢弃的场面。画面中还出现了中国军人前来掩埋的场景。报道指出,当时在云南松山和腾冲的日军阵地中,共有七八十名韩籍慰安妇。其中23名在中美联军击退日军后获救,剩余大部分在日军战败前遭到屠杀。

一名日本女教师的“历史保卫战”

这些导览词在揭秘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暴行的同时,也权威揭露了日军在中国、朝鲜半岛、日本、东南亚国家强征“慰安妇”的经过及被征召的慰安妇数量、多位“慰安妇”被强征并遭遇性奴役的案例,多位“慰安妇”战后控诉其在“慰安所”经历的非人折磨,多个“慰安所”旧址的描述等等,更有具体表述证明日本政府拒绝就“慰安妇”问题正式道歉和赔偿,以及美国、荷兰、加拿大等多个国家的国会或议会通过决议,要求日本就“慰安妇”暴行作出解释、正式道歉和赔偿等等。

2002年,松冈环编著的《南京战·寻找被封闭的记忆——侵华日军原士兵102人的证言》一书在日本出版。她还制作了基于各方证言的纪录片《南京——被撕裂的记忆》。

2月24日,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完成推出中英日韩微信语音导览全面上线,以方便中外观众参观、缅怀“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促进“慰安妇”档案申遗。南京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王银泉教授、金锦珠副教授和南京大学朝鲜语系吴玉梅博士组成的英日韩翻译团队,完成了这批语音导览词的英日韩翻译工作。

南京大屠杀一名幸存者曾告诉松冈环,恨意可以消除,但记忆不能抹去。

然而,史实不容狡辩。有关“强征‘慰安妇’”的史实,日本共同社此前曾多次报道,日本国立公文书馆2017年向日本内阁官房新提交了19份共182项“慰安妇”问题相关档案。日本有关专家指出“显示军方参与以及强征的记述随处可见”。中韩等国公开的关于日军“慰安妇”暴行的史料更是不胜枚举。

是什么让她坚持数十年揭露本国的侵略历史并将其作为终身事业?

慰安所门前的广告

为了历史真相绝不妥协,正是这样坚定的信念支撑着现年70岁的南京大屠杀历史学者、日本铭心会会长松冈环。

原文链接:

松冈环的“历史保卫战”,仍在继续。

“慰安妇”(comfort
women)是指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女性。在战争时期,日本军国主义以欺骗、掳掠、强迫等手段,从中国、朝鲜半岛、日本、东南亚等地强征大量的年轻女子充当性奴隶,建立了完备的军队“慰安妇”制度。中国作为日军“慰安妇”制度最大的受害国,先后有20多万的女性沦为日军的性奴隶、遭受到性暴力。随着侵华战争的扩大,日军的慰安所遍布中国20多个省。上海是日军最早设立慰安所的城市,先后共有166家慰安所。江苏是日军最早大规模建立慰安所的省份,其中日军在南京设立的慰安所达到40多个。目前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慰安妇”幸存者已不足15人,老人们逐渐离我们而去,这段历史值得后人永远铭记,永远警醒!

但即便不再教课,松冈环也继续坚持呼吁学校进行公正的历史教育。她认为,现在日本社会对历史的认识完全不考虑受害者的感情,这样的历史观不仅自私狭隘,还十分危险。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推出中英日韩微信语音导览,不仅再次以有力的证据和铁一般的史实证明了日军在二战期间通过实施“慰安妇”制度犯下的累累暴行,驳斥了日本右翼势力否认强征“慰安妇”的真相以及拒绝就“慰安妇”问题进行道歉和赔偿的丑恶嘴脸。英日韩语音导览词的推出同时也将促进国际化宣传“慰安妇”史实真相,推动“慰安妇”档案申遗成功。

那次南京之行,松冈环还见到了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第一次听闻被害者的证言。李秀英为反抗日军强奸,被刺37刀,7个月大的胎儿流产。松冈环后来告诉记者,她听后心如刀绞。更刺痛她的是,李秀英讲述完自己的惨痛经历后,淡淡地表示“现在看到日本人还觉得不舒服”。

日官员否认“强征”慰安妇声称是捏造的虚假事实

在松冈环看来,教育应该培养孩子的公正心,这样的教材令她不安。她开始查阅各种历史资料,却发现了一个令她倍感震惊的事实:日军侵华时曾制造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而学历史出身的自己对此竟一无所知。

证实日军在华屠杀慰安妇影像在韩首度公开

在松冈环家里有上百盘录像带,记录着战争亲历者数百小时的证言。她现在有一种时不我待的危机感,正加紧把这些“记忆”数字化归档。

当天的会议上,还公开了中美联军关于慰安妇遭到屠杀的14份文件和2份照片资料。其中报告文件明确记载,“9月13日晚上,日军射杀30名朝鲜裔女性。”

松冈环坚持向孩子们讲述真相,揭露日本的加害历史,也因此招来各种明枪暗箭。但这些阻力和压力从未令她妥协,更不用说放弃。

去年夏天,王银泉应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邀请,接手这些语音导览词的英日韩翻译工作。他随即组织了精干的翻译团队,由他亲自主持英文翻译,金锦珠副教授和吴玉梅博士分别承担日语和韩语的翻译。

那时候,松冈环听不懂中文,但老人的表情她读懂了。她终于了解到,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痛。她暗下决心,要把这些真相告诉日本学生。

据悉,这份资料曾被保管在美国国家档案与文件署长达70多年。在27日首尔市与首尔大学人权中心合办的“中日韩日军慰安妇国际电话会议”上,该影像被首度公开。

利济巷慰安所旧址,指证日军犯罪事实铁证

如导览词第一段就提到了一个身怀六甲的朝鲜“慰安妇”朴永心,她曾在南京利济巷2号“东云慰安所”的第19号房间,度过了三年多的悲惨生活。陈列馆那里原来把她的姓名英译写作Bak
Yeong-Sim,为了确保可靠性,王银泉在英译过程中充分发挥其丰富的抗日战争史知识,确认朴永心就是中国远征军历经95天的惨烈拼搏,终于在1944年9月7日在滇缅边境线上的松山战役中大获全胜,全歼所有日本守军之后解救的少数几个“慰安妇”之一,然后通过设置关键词在英语网站反复检索,最终在英语国家和韩国的英文报纸上找到了一段由当年美国盟军拍摄于1944年9月8日的一段18秒的黑白视频以及几张照片,证明朴永心的英文名字的正确拼写应该是Park
Young-Shim。

图片 6

日本政府为阻止“慰安妇”档案申遗发动了“全面战”。首先是强调“慰安妇”问题“存在争议”,“应该通过当事国协商解决”。第二就是利用缴费问题向教科文组织施压。日方还公然以威胁的姿态表示,一旦“‘慰安妇’的声音”项目申遗成功,日本将退出教科文组织。这对于美国表示退出教科文组织之后财政状况日益拮据的教科文组织来说,无疑将是雪上加霜,因为在美国退出教科文组织后,日本成为最大经费分摊国。

近年来,王银泉先后完成了南京大屠杀题材纪录剧情片《南京之殇》(Scars of
Nanking)台词翻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史料赴法国展览文字翻译审定、南京大屠杀图片展赴美国洛杉矶展出翻译审定、南京大屠杀图片展赴捷克展出翻译审定、《外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十集电视片英译审定、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语音导览词等重量级史料、展览和电视片制作的翻译审定。

最近,又有日本官员公然在国际舞台上否认日本曾强征“慰安妇”。2月27日,日本外务省政务官堀井学出席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表演讲。堀井学不仅要求韩国切实履行朴槿惠政府时代签署的“日韩慰安妇协定”,更声称“所谓的慰安妇问题不过是某些报社搞出来的假新闻”。堀井学说,“经过严密的事实调查,日本政府没有查到过二战期间日军强征慰安妇的史实”。堀井学还说,慰安妇被强征的观点是已故日本作家吉田清治(著有《私の戦争犯罪》)捏造的虚假事实,“日本的一些大型报社煞有介事地大举报道”是其在国际上流传开来的原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