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美商务部对福建晋华发布禁售令,主因是美光?

图片 3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资料图:图为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JHICC)宣传图。(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9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出于维护国家安全的考量,将中国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该禁令将从周二生效。

美国司法部周四公布了针对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两家公司以及三名个人的起诉书,称他们合谋窃取美国半导体公司美光有关记忆存储设备产品研发的商业机密。该诉讼针对台湾联华电子、福建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以及三名个人。作为打击中国涉嫌对美国公司进行间谍活动的广泛行动的一部分,这是美国司法部自去年9月以来提起的第四起诉讼。

(新华社北京10月30日电)针对美商务部将我有关企业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商务部新闻发言人30日发表谈话,反对美单边制裁,敦促其采取措施,立即停止错误做法。

具体来说,自30日起,特朗普基于国家安全考虑将对中国芯片制造商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实施出口限制。美商务部称,晋华集成电路“参与违反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活动,构成了重大风险”。

联电一早公告声明,表示美国政府起诉内容实际上与先前美光对公司提起民事诉讼所主张的内容相同。对于美国检察官办公室未事先通知联电,并未给予讨论事件始末机会表示遗憾。联电特别强调,针对此类指控,都将严正以对。

发言人说,已经注意到美国商务部将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JHICC)列入美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中方反对美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出口管制措施,反对美实施单边制裁、干涉企业开展正常的国际贸易与合作。发言人表示,中方敦促美方采取措施,立即停止错误做法,便利和促进双方企业开展正常的贸易与合作,维护双方企业的合法权益。

美国商务部的声明称,“晋华”新记忆芯片性能威胁美国军用系统芯片供应商的“长远经济生存能力”,晋华的活动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构成“重大风险”,故美国“采取强硬行动维护国安”。

晋华和联电今年1月曾控告美光旗下子公司侵权,7月法院裁定晋华和联电胜诉,美光必须停止在中国大陆销售DRAM和NAND
FLASH的产品,也让外界认为埋下了复仇火种。

■福建晋华成为第二个中兴 遭受美国绝罚

“当外国公司从事违反我们国家安全利益的活动时,我们将采取有力措施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将晋华列入实体名单,将限制其威胁我们军事系统中必要组件供应链的能力。”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声明中说。

10月30日美国商务部出手,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将晋华列入禁售名单,台湾网络媒体引述《emTech
China》报导指出,在禁令生效当天,美国3大半导体设备供应商应用材料、 Lam
Research、
Axcelis随即全面撤出晋华12英寸晶圆厂,使得晋华生产线几近停摆。同时联电也在禁令生效次日就断尾求生,宣布停止和晋华DRAM技术开发合作。

这是继中兴之后,美国政府再次对中国科技企业实施禁售令。被处罚的福建晋华同样属于“中国制造2025计划”。这不仅是福建晋华遭受的沉重打击,也是中国存储芯片制造本地化受到的重大挫折。福建晋华是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泉州和晋江市政府在2016年共同出资设立的存储芯片制造商,是我国“十三五”集成电路重大产能布局规划中的企业。福建晋华与中国台湾的联华电子达成技术合作,主要生产DRAM芯片(随机存取存储芯片)。

因此,根据“出口管理条例”,对晋华所有商品、软件和技术的出口、再出口及转让都需要取得许可证。美国商务部表示,此类许可申请的评估将适用拒绝推定。在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之际,限制福建晋华的出口是特朗普政府在与中国的技术纠纷中开辟的一条新战线。

1日美国加州北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以刑事诉讼起诉福建晋华和台湾联电共谋窃取美光商业机密,起诉书中指出涉案3名台湾男子,分别为陈正坤、何建廷、王永铭,该3人全都曾任职美光,并疑似在转加入联电时窃取美光技术。

目前在DRAM存储芯片领域,三星、海力士和美光三大巨头占据了超过90%的市场份额,美光份额为23%。中国是全球最大的DRAM芯片进口国,DRAM芯片价格在2017年上涨了40%。今年6月,中国反垄断机构启动了对三大巨头的反垄断调查,认为三大巨头涉嫌进行价格垄断。而福建晋华正是希望在DRAM芯片领域实现国产芯片的突围。福建晋华的一期芯片工程总投资人民币370亿元,已在今年9月正式投产。按照此前规划,投产后月产能将达到6万片12英寸晶圆。

美国商务部声明称,已经把福建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Fujian Jinhua
Integrated Circuit
Co.)列入商务部实体名单,限制对其出口,原因是该公司新增的存储芯片生产能力将威胁到为军方提供此类芯片的美国供应商的生存能力。

加州北区检察官Alex
Tse表示,此案台湾政府已协助调查。另有台媒引述台湾司法单位人士说法,10月19日深夜陈正坤返台,飞机刚降落桃园机场,就收到由台湾法务部官员转交的美国联邦法院传票。

中国政府在2015年提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计划到2020年实现芯片自给率40%,到2025年达到50%。“中国制造2025”成为美国集中打击目标,今年4月和5月的两次加征关税都与这一计划中的相关技术与产品有关。

商务部长罗斯在声明中表示,这家中国制造商生产能力的扩大很可能得益于“源自美国的科技”。

此外,根据《彭博社》报导,起诉书内容指称,晋华和联电所窃取的美光商业机密价值超过87亿美元,除了刑事以外,司法部还会提起民事诉讼,以阻止晋华和联电靠着「有争议」的商业机密,将其产品运输到美国。报导中更提到,美司法部长Jeff
Session指控,该行为是「很无耻的阴谋,必须停止」,强调司法部会积极处理这类的行为。

不过,福建晋华遭到美国政府绝罚还有一个直接原因:涉嫌窃取美国企业知识产权。这同样是一个敏感点,也是美国政府指控中国的主要“罪状”。去年12月,美国存储芯片巨头美光科技在美国加州联邦法庭起诉联华电子与福建晋华,称联华电子通过美光台湾地区员工窃取其知识产权,包括存储芯片的关键技术,并交由福建晋华。按照美光科技诉讼文件,单是一名工程师就窃取了美光科技超过900多份技术文件。目前这一诉讼还在审理中,联华电子已经予以否认。然而,令美光意外的是,福建晋华和联华电子今年1月在中国福建起诉美光科技侵犯其知识产权,导致美光科技26种芯片产品在中国遭到临时禁售。中国是美光科技的最大市场,贡献了超过半数的销售额。美光科技对此提出上诉,认为诉讼所涉每项专利都已经获得授权,福建晋华和联华电子提出的诉讼完全不实。“中国政府一再强调,外国企业在中国的权利将受到公平、同等的保护。美光认为,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此次作出的裁决与中国政府所主张的政策不相符。”

他说:“当外国公司从事违反我们国家安全利益的活动时,我们将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来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将晋华列入实体名单将限制其威胁我国军事系统关键部件供应链的能力。”

针对美方起诉,联电声明表示遗憾,也在声明中强调,公司研发集成电路已近40年,已经投注无数资源进行相关技术的研究发展,并且在世界各地拥有数以千计有效的技术专利布局。对于任何联华电子可能违反法律的指控,联电都将严正以对,并拟竭力回应该等指控,目前已委请律师处理,捍卫公司与股东权益。

回顾一下中兴禁售事件。今年4月,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实施第二次禁售,理由是后者违反了去年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和解协议。此前因为违规向伊朗出口设备并在调查中欺骗美国政府,中兴曾经遭到美国政府的禁售,最终在2017年同意缴纳12亿美元罚金和处罚相关管理人士,换取美国政府解除禁售令。今年第二次遭到美国禁售之后,中兴的业务一度陷入全面瘫痪。又是在中国政府的斡旋联系下,再次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最终在7月份解除禁令。根据第二次和解协议,中兴又向美国政府缴纳了10亿美元罚金和4亿美元的托管金。

这一举措与此前商务部限制中国中兴通讯的措施相似。商务部的禁令一度让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处于停产的边缘。中兴违反了被认定向伊朗和朝鲜出口后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协议,在修改和解协议并支付10亿美元罚金后,获准恢复从美国的进口。

这是特朗普政府采取的一系列行动中的最新一击,他们希望通过这些行动打击部分政府官员所说的,中国通过窃取知识产权、非法企业补贴和限制美国企业在华销售的规定等在世界经济舞台上舞弊的行为。

目前美中已经就贸易争端展开了一场关税大战,针对福建晋华的惩罚可能会导致美中关系进一步紧张。发展国有芯片是中国产业计划“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内容,而特朗普政府则指责中国要求强制转让或盗取美国的科学技术。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副局长David
Bowdich说,该机构的56个办事处中,几乎每个办事处都有“最终源头是中国的经济间谍活动调查案”。

而在此之前,美国当地时间8月1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也曾同样以国家安全和外交利益为由,将44家中国企业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其中包括很多研究机构。

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的间谍活动“迅速增加”,他说,“舞弊行为必须停止”。他表示,美国政府将启动一项打击中国间谍案的新举措。

需要注意的是,被美国列入出口管制的中国企业/机构,并不完全等于像“中兴
事件”一样的全面禁售。美国公司如果想要向被“出口管制”的中国企业出口产品,需要通过两道关卡,一道是“许可证”,另一道“许可证再审核”,如果不能向BIS证明出口的物项对中国的军事能力没有实质性贡献,那么则将会被拒绝出口。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立即置评。联电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不过在实际操作上,被美国列入出口管制的企业,往往所面临的危机也几乎等同于“禁售”。因为被凡是被添加入出口管制清单的实体,都是已被美国政府确认存在违反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行为的机构。被“管制”企业所需的关键性的设备和技术,美国是绝对不会松开的,不然也不会“管制”了。

中国和美国的贸易冲突不断升级。中美两国已经对彼此数千亿美元的商品加征了关税。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称,如果争端无法解决,他将对中国逾5,000亿美元输美产品中的剩余部分加征关税。

毫无疑问,美国对中国的技术封锁正在进一步加强。

除这项刑事诉讼外,美国司法部还提起了民事诉讼,试图阻止这两家公司出口任何使用这些商业机密创造的任何产品,并阻止他们进一步转让这些商业机密。

福建晋华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由福建省电子新消息集团、晋江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出资设立。

美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几十年来已投资数十亿美元开发其知识产权。今天宣布的行动进一步说明,窃取知识产权的犯罪行为终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该公司已与中国台湾联华电子签署技术合作协议,后者接受委托开发DRAM相关制程技术,由福建晋华提供设备,并依据进度出资,而开发成果由双方共同拥有。

美国商务部本周早些时候还宣布,已将福建晋华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列入禁止从美国公司采购元件、软件和技术产品的实体名单。

随后该公司一路“开挂”。2016年7月中旬生产线项目举行开工奠基,官方披露项目占地594亩,一起总投资为370亿元人民币。2017年11月生产线项目封顶,当时预计2018年第三季度月产6万片。

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司司长John
Demers周四表示,在其生产出竞争性产品之前,美国政府采取的多管齐下的做法已经“阻止了伤害”。

2017年,该项目入选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联合下达的2017年集成电路重大专项投资计划,获得的中央预算补助资金2亿元,占全国的20%。该公司官网称,其已纳入中国“十三五”集成电路重大生产力布局规划。

美光于2017年12月在加州联邦法院对福建和联电提起民事诉讼,指控它们秘密侵犯其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芯片的知识产权,此前台湾检察官指控两名美光员工窃取商业机密。

有行业人士告诉记者,福建晋华已与长江存储和合肥长鑫共称“国内现在三大存储器厂商”。据悉,2018年第一季度合肥长鑫率先移进机台设备,接着在第二季度长江存储正式移进设备仪器,第三季度福建晋华也将迁入生产设备。

今年1月,联电在中国对美光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晋华、联电、美光恩怨已久

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一份声明中说,“对我们的理念、创新和经济安全来说,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对我们的威胁更广泛、更严重。”

从全球来看,中国自身产业仍然很小,目前仍是最大的DRAM进口国。

诉讼称,中国有意获得DRAM技术,中国目前尚未掌握这种技术。美光是唯一生产DRAM的美国公司。

IC insights数据显示,DRAM是所有半导体产品中销售增长更最快的领域。

塞申斯表示,台湾联电与一家中国国有企业合作,以便中国最终可以从美国窃取这项技术,然后利用它与美国竞争。“这是一个无耻的计划,”塞申斯说。

DRAMeXchange数据显示,三星、海力士和美光占据了全球95%以上的份额,其中美光为22.6%。

美光称,被起诉的三名个人都是该公司台湾分支的前雇员。

这三家对价格把控曾遭遇律所起诉,但就在起诉阶段,DRAM价格上涨了130%,三家公司收入增长一倍多。2018年6月,因持续两年的涨价,中国反垄断机构派出多个工作组,对三家公司位于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办公室展开“突袭调查”和现场取证。

据北加州联邦检察长谢振强(Alex Tse)称,台湾方面协助了此项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底,美光曾开始关注中国大陆厂商以高薪挖角中国台湾半导体产业人才,协助进行DRAM研发。2017年底,美光科技在美国起诉联华电子与福建晋华盗用其技术。

9月底,检察官指控居住在芝加哥的中国公民季超群充当非法代理人,在中国国家安全部的一名高级情报官员的授意下,帮助招募间谍。

上述起诉称联华电子通过美光中国台湾地区员工窃取其知识产权,包括存储芯片的关键技术,并交由福建晋华。按照美光科技诉讼文件,单是一名工程师就窃取了美光科技超过900多份技术文件。联华电子当时已经予以否认。

10月,司法部首次成功将一名中国情报官员徐严峻(音译,Yanjun
Xu)引渡到美国受审,他涉嫌策划和试图进行经济间谍活动,并试图从包括通用电气旗下的通用电气航空公司在内的多家美国航空和航天公司窃取商业机密。

紧接着,2018年1月,福建晋华和联华电子在中国附件起诉美光侵犯其知识产权,导致美光26种芯片产品在中国临时禁售。美光位于西安的工厂测试产能就已经占全球产能的90%以上,而且中国贡献了50%左右的营收。

本周早些时候,检方宣布对10名被告提起公诉,其中包括两名中国情报官员,以及其他一些电脑黑客和同谋。这些人都被控侵入美国公司的电脑,窃取商用客机涡轮风扇发动机的数据。

美光高级副总裁、总法律顾问Joel
Poppen曾对这一判决表示,坚信诉讼所涉专利无效,美光的产品没有侵犯专利权,但福州法院并未给予美光陈述和辩护的机会,即发出此项初步禁令。公司随即开始裁员,有业内人士透露,美光甚至曾考虑关掉西安工厂,但因中国地方政府参与沟通而缓解。

这是一周之内,美国两大政府部门先后对福建晋华施加惩罚。美国商务部周一宣布,对福建晋华实施禁售令,即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禁止美国企业向后者出售技术和产品,称福建晋华涉及违反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行为,给美国带来了严重风险(Significant
risk)。

为什么是福建晋华?

在美国商务部实施禁售令之后,中国商务部对此回应称,已经注意到美国商务部将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列入美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中方反对美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出口管制措施,反对美实施单边制裁、干涉企业开展正常的国际贸易与合作。中国商务部发言人还表示,中方敦促美方采取措施,立即停止错误做法,便利和促进双方企业开展正常的贸易与合作,维护双方企业的合法权益。

众所周知,目前中国正在大力发展存储器产业,以期突破美日韩的垄断局面。而福建晋华的DRAM内存项目则是国内三大存储器项目之一,此外还有长江存储和合肥长鑫。

联华电子周三则发布声明称,将暂停与福建晋华的研发合作。此前该公司曾经公开否认窃取美光科技的DRAM芯片相关知识产权。联华电子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交易。

此次被列入“出口管制清单”的福建晋华是由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晋江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出资设立的先进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晋华项目已列入国家
“十三五
”集成电路生产力规划的重要布局中,并且获得国家专项建设基金支持,也就是来自福建省安芯产业投资基金的投资。该基金由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 ”
与福建省、泉州市、晋江市等三级政府所共同发展设立,目标规模为 500
亿人民币。

借着福建晋华的案件,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周四再次将矛头对准中国,指责中国政府违反了与奥巴马政府达成的互不支持网络攻击和窃取商业机密的协议。“中国政府2015年曾经公开承诺不会攻击美国企业,显然他们没有信守承诺。”

去年11月,由台湾晶圆代工大厂联电与福建晋华集成电路公司合作的 12
寸随机存取存储器生产线 主厂房正式封顶。该FAB 主厂房,面积达 27.4
万平方米,将于今年下半年投入使用。

福建晋华是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泉州和晋江市政府在2016年共同出资设立的存储芯片制造商,是我国“十三五”集成电路重大产能布局规划中的企业。福建晋华与中国台湾的联华电子达成技术合作,主要生产DRAM芯片(随机存取存储芯片)。

根据规划,福建晋华的制造技术工作主要交由联电进行,整体晋华项目的第 1
期,总计将投入 53 亿美元,并将于 2018 年第 3 季正式投产,届时导入 32
纳米制程的 12 寸晶圆月产能,预计达到 6 万片的规模。公司目标最终推出 20
纳米产品,规划到 2025 年四期建成月产能 24 万片。

去年12月,美国存储芯片巨头美光科技在美国加州联邦法庭起诉联华电子与福建晋华,称联华电子通过美光台湾地区员工窃取其知识产权,包括存储芯片的关键技术,并交由福建晋华。按照美光科技诉讼文件,单是一名工程师就窃取了美光科技超过900多份技术文件。目前这一诉讼还在审理中,联华电子已经否认窃取商业机密。

目前DRAM产能主要掌握在三星、海力士、美光等几家手中,呈现寡头垄断格局。而随着合肥长鑫、福建晋华的
DRAM
项目稳步推进,产能开出后将较快地增加供给,将会对三星、海力士、美光等DRAM大厂形成冲击。根据韩国产业技术振兴院预测,4Gb
DARM 价格到 2019 将大幅下降至 3.53
美元;由于受到大陆厂商的影响,估计韩国 5 年后减少的 DRAM 收入为 67
亿美元。

但令美光意外的是,今年1月福建晋华和联华电子在中国福建起诉美光科技侵犯其知识产权,导致美光科技26种芯片产品今年7月在中国遭到临时禁售。中国是美光科技的最大市场,贡献了超过半数的销售额。

显然,福建晋华项目的持续推进,确实让国外一些存储大厂感觉到了压力,并开始设法阻挠福建晋华项目。去年12月,美国存储大厂美光科技曾在美国加州的一家联邦地方法庭提交了诉状,指控中国台湾的联华电子以及下属的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公司盗用了自身的内存芯片技术。今年上半年,美光还通过限制设备商对福建晋华进行供货的行为,对于当时正处于试产阶段的福建晋华进行打压。

美光科技随后表示会提起上诉,认为诉讼所涉每项专利都已经获得授权,福建晋华和联华电子提出的诉讼完全不实。“中国政府一再强调,外国企业在中国的权利将受到公平、同等的保护。美光认为,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此次作出的裁决与中国政府所主张的政策不相符。”

这个事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今年7月3日福州中级法院针对美国美光发出“诉中禁令”。福州中级法院当时裁定:美光立即停止销售、进口十余款
Crucial
英睿达固态硬盘、内存条及相关芯片,并删除其网站中关于上述产品的宣传广告、购买链接等信息。同时,也裁定美光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进口数款内存条产品。其中,涉及数款
DDR4 ,以及 Crucial MX500 系列的 2TB 、 1TB 、 500GB 、 250GB 2.5
英寸的SSD固态硬盘。

目前在DRAM存储芯片领域,三星、海力士和美光科技三大巨头占据了超过90%的市场份额,美光份额为23%。中国是全球最大的DRAM芯片进口国,DRAM芯片价格在2017年上涨了40%。今年6月,中国反垄断机构启动了对三大巨头的反垄断调查,认为三大巨头涉嫌进行价格垄断。

“诉中禁令”不等同于司法判决,10
天内当事人可以申请复议,简单说,当事人可以进行合理抗辩,一旦胜诉,可以声请禁售期间所遭受损失赔偿。但声请复议期间,该禁令还是要继续执行的。对于“诉中禁令”,当事人且仅有一次申请复议的机会。目前,还没有了解到更进一步的信息。

福建晋华正是希望在DRAM芯片领域实现国产芯片的突围。福建晋华的一期芯片工程总投资人民币370亿元,已在今年9月正式投产。按照此前规划,投产后月产能将达到6万片12英寸晶圆。

随后,福建晋华与联电也对美光展开了反击。7月3
日,福州晋华官方发布消息,因美光自有品牌产品涉嫌侵害晋华专利,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美国芯片巨头美光发出“诉中禁令”,法院裁定美光半导体销售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进口十余款Crucial英睿达固态硬盘、内存条及相关芯片,并删除其网站中关于上述产品的宣传广告、购买链接等信息。同时裁定美光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进口数款内存条产品。

中国政府在2015年提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计划到2020年实现芯片自给率40%,到2025年达到50%。“中国制造2025”成为美国集中制裁打击的目标,今年4月和5月的两次加征关税都与这一计划中的相关技术与产品有关。

显然,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禁令确实让美光自身损失不小,可谓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不过,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的背景之下,美国政府自然是会力挺自家的企业,而此次美国政府对福建晋华的“出口管制”很可能是美光在背后推动。

10月30日,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为由,对福建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实施出口管制,继中兴之后,晋华成为“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第二个被美国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的中国企业。

目前福建晋华尚未对此美国商
务部禁令做出回应。可以预见的是,福建晋华后续的半导体设备进口将会受到较大影响。

从两年前同台湾联华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开发DRAM相关制程技术,到目前即将进入量产阶段的关键时刻,就外部环境而言,晋华的日子并不好过。

不过,也正是由于“中兴
事件”以及美国持续增加的“出口管制”清单,也让我们充分认识到,“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这也将进一步推动关键半导体设备的国产替代。

集微网梳理了自晋华成立以来内外部的重要事件并进行简要解析。前有围绕在美光、联电、晋华三者之间因知识产权产生的经济纠葛,后有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政治影响,尽管晋华和国内产业界一直希望能同美光回到谈盘桌前,但在目前的局面下,此次晋华被禁的未来走势将变得难以预料。

福建晋华遭到美国政府惩罚还有一个直接原因:涉嫌窃取美国企业知识产权。这同样是中美贸易战的一个敏感点,也是美国政府指控中国的主要“罪状”。

2016年4月,台湾“经济部”投审会通过联电和晋华合作共同开发32纳米DRAM制程。2016年5月,晋华与联电签署技术合作协议,开发DRAM相关制程技术。由晋华支付技术报酬金,开发出的DRAM技术成果,将由双方共同拥有。

去年12月,美国存储芯片巨头美光科技在美国加州联邦法庭起诉联华电子与福建晋华,称联华电子通过美光台湾地区员工窃取其知识产权,包括存储芯片的关键技术,并交由福建晋华。按照美光科技诉讼文件,单是一名工程师就窃取了美光科技超过900多份技术文件。目前这一诉讼还在审理中,联华电子已经予以否认。

2016年7月,晋华首座12英寸晶圆厂开工建设。2017年11月生产线项目封顶,并于今年第三季度投入使用,计划年底进行小规模投片试产,2019年实现规模量产。

回顾一下中兴禁售事件。今年4月,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实施第二次禁售,理由是后者违反了去年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和解协议。此前因为违规向伊朗出口设备并在调查中欺骗美国政府,中兴曾经遭到美国政府的禁售,最终在2017年同意缴纳12亿美元罚金和处罚相关管理人士,换取美国政府解除禁售令。

致力于利基型内存的福建晋华和专注于NAND
Flash市场的长江存储,以及专注于移动式内存的合肥长鑫,构成中国存储产业的三大阵营。今年三大阵营相继进入试产、量产阶段,因此2018被视为中国存储产业发展的元年。

今年第二次遭到美国禁售之后,中兴的业务一度陷入全面瘫痪。又是在中国政府的斡旋联系下,再次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最终在7月份解除禁令。根据第二次和解协议,中兴又向美国政府缴纳了10亿美元罚金和4亿美元的托管金,而且中兴高层大换血。

在DRAM领域,长期被三星、海力士、美光等把持,三家市场份额占据90%以上。此前业界有过中国存储发展或遭三大巨头在专利、知识产权方面打压的担心,如今,这样的担忧成为现实。

晋华拥有12寸晶圆生产线,晶圆生产线需要大量的生产设备,全球排名前十的半导体设备供应商有四家来自美国,包括应用材料,泛林,科磊和泰瑞达。随着禁售令的开启,这些公司或将不能提供设备给晋华。

晋华与美光的纠纷始于联电,2017年2月,联电资深副总经理陈正坤出任晋华总经理,加入联电之前,陈正坤曾任美光台湾地区总经理。

关于福建晋华

2017年9月,美光在台湾控告联电,指控从美光跳槽到联电的员工窃取DRAM商业秘密,涉嫌将美光DRAM
技术泄漏给联电,帮助联电开发 32nm DRAM 。

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简称晋华集成电路,JHICC)是由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晋江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出资设立的先进集成电路生产企业。公司与台湾联华电子开展技术合作,投资56.5亿美元,在福建省晋江市建设12吋内存晶圆厂生产线,开发先进存储器技术和制程工艺,并开展相关产品的制造和销售。晋华集成电路已纳入中国「十三五」集成电路重大生产力布局规划,公司将以实现集成电路芯片国产化为己任,旨在成为具有先进工艺与自主知识产权体系的集成电路内存制造企业。

2017年12月,美光在美国加州联邦法庭起诉晋华与联电,称联电通过美光台湾地区员工窃取其知识产权,包括存储芯片的关键技术,并交由晋华。

文章来源:EETOP

联电否认窃取美光DRAM
技术一事,并一直强调自己在DRAM方面的技术实力。同时作为回应,也是作为寻求谈判的筹码,晋华和联电在2018年1月,分别在福建省福州中院起诉美光科技侵犯其知识产权,并要求禁止部分在华销售的产品。

在美国,90%的知识产权诉讼都以和解结束。联电和晋华一直想将美光拉回至谈判桌前,但美光表现得颇为强硬,不仅没有表现出谈判的意愿,还通过限制供应商供货等行为进一步打击晋华。

2018年5月,就一直以来的DRAM行情上涨以及涉嫌操控价格等因素,商务部约谈美光。2018年6月,国家市场监督总局正式立案调查美光、三星、海力士三家存储企业。

2018年7月,福州中院颁布诉中禁令,裁定美光26种芯片产品因侵犯联电和晋华的专利而在中国大陆遭到临时禁售。

美光随后发布声明,称相关禁售产品仅占1%营收,影响有限,表示将有力证据递交至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试图证明联电声和晋华的专利无效。

同时,美光向福建中院提出复议申请,9月28日第一次复议开庭,据集微网了解,目前仍在复议之中。

2018年10月30日,美国商务部声明称,将把福建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限制对其出口,原因是该公司新增的存储芯片生产能力将威胁到为军方提供此类芯片的美国供应商的生存能力。

10月30日,联电表示与晋华的合作计划不受影响,将持续依合约开发技术。但在1天之后,10月31日,联电宣布目前已接获台湾区电机电子工业同业公会转发的国贸局函令,暂停与晋华合作,直到禁令解除后,才会恢复为晋华开发技术。

中国大陆是美光的最大市场,贡献了超过半数的销售额,中国市场的重要作用不可忽视。而从目前三星、海力士、美光的规模看,中国存储产业的未来崛起,可能最先收到冲击的就是美光。

这是美光产生危机感的主要原因,美光与晋华关于知识产权的纠纷,以及美国发布的禁令,适逢中美贸易争端的时间节点,这也让未来的走势变得难以捉摸。

中兴遭禁之后,业务一度陷入全面瘫痪。在中国政府的努力下,与美国达成和解,最终在7月份解除禁令。中兴付出的是向美国政府缴纳了10亿美元罚金和4亿美元的托管金。

从目前看,晋华联电与美光的官司可能成为最先要解决的问题,此前,美光一直不愿同晋华和联电回到谈判桌前,或许美光认为手中掌握的筹码不够。而此次美国商务部发出的禁令,美光获得更多的谈判筹码,也意味着晋华和联电将付出更高的成本。

文章来源:新浪科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