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中国航天员首次出舱活动那一刻:神七飞船响起火灾警报-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2

图片 1

2008年9月27日16点35分12秒,中国航天员翟志刚开始打开神舟七号飞船舱门,首次走出飞船,在世人的广泛关注下,完成了历时25分23秒的出舱活动。我国空间出舱活动的成功凝聚着广大航天科技工作者的心血,实现了一个古老民族的壮丽跨越,更是中国人征服太空的又一次伟大壮举。在这一跨越中国航天新高度的历程中,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为保障航天员出舱活动作出了重要贡献。

图片 2

资料图:左图:9月27日,执行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出舱活动任务的航天员翟志刚出舱后挥手致意(摄于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大屏幕)。(新华社记者
陈建力
摄)。右图:9月27日,执行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出舱活动任务的航天员翟志刚出舱后挥动中国国旗(摄于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大屏幕)。(新华社记者
查春明 摄)。(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辛苦一点不算什么

9月27日16时41分00秒,我国航天员翟志刚打开神舟七号载人飞船轨道舱舱门,首度实施空间出舱活动,茫茫太空第一次留下中国人的足迹。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观看航天员出舱活动实况,并在出舱活动结束后同航天员通话。

■改革开放40年那些不为人知的瞬间

9月26日1点20分,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马兴瑞、副总经理袁家军,神舟七号飞船总指挥尚志、总设计师张柏楠、副总指挥兼副总设计师秦文波等一行人,连夜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风尘仆仆地赶到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当夜,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灯火通明,广大科技人员彻夜不眠,监控着神舟七号飞船的运行状态。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贺国强一同观看。

“轨道舱火灾!轨道舱火灾!”

马兴瑞、袁家军顾不上休息,马上参加了指挥部会议。之后,他们又到飞船试验队所在的测控室听取汇报,并看望了试验队员。尚志、张柏楠则立刻着手仔细检查飞船传回的各项数据,认真判读。虽然一夜未眠,但第二天早上8点多,他们又开始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指挥大厅投入到了各自的指挥工作中。

27日下午,胡锦涛和贺国强等到达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首先听取了神舟七号载人飞船运行情况的简要汇报,并饶有兴致地察看了我国研制的飞天舱外航天服。随后,胡锦涛等走进指挥大厅观看航天员出舱活动实况。宽敞的指挥大厅里,工作人员正紧张忙碌着,电子屏幕上展示出飞船的飞行曲线和一组组技术参数,扬声器里不时传来地面测控站和远望号测量船同北京控制中心通话的声音。

(科技日报10月30日报道)2008年9月27日下午16时41分,翟志刚打开神舟七号飞船轨道舱舱门,首度实施中国载人航天空间出舱活动。就在他取下第二个安全索挂钩准备固定在舱外把手上时,报警声响起,冷峻的女中音不断重复着一句话:“轨道舱火灾”。

在热控系统监控台前,记者看到,飞船返回舱的温度、湿度等各项数据正常。为了让航天员在飞行过程中更舒适,载人飞船系统的技术人员对飞船进行了精装修,航天员第一次进入飞船时不禁惊叹:太漂亮了!航天科技工作者的这些努力,都是为了让航天员在太空“感觉很好”。

16时29分,飞船进入测控区。通过电子屏幕可以清晰地看到飞船里航天员活动的实时画面:航天员翟志刚穿着我国研制的飞天舱外航天服,刘伯明穿着从俄罗斯引进的海鹰舱外航天服,两人在轨道舱里为即将开始的出舱活动作最后准备,景海鹏则继续留在返回舱里值守。

彼时,北京飞控中心大厅的电子屏幕上,同时显示出这行令人心惊肉跳的提示信息,并随着电视画面直播了出去。

在测控室里,夜间值班的多是年轻人,但也有老专家在场保驾。记者看到,年过70岁的飞船轨道专家陈祖贵已是满头银发,他一直密切关注着飞船的变轨情况,一夜未眠。在航天领域,他已经奋斗了40多年,但此时此刻他仍然像一名年轻的战士一样坚守着。

当指挥大厅的屏幕上出现航天员的身影时,胡锦涛和大家一起凝神观看,等待我国航天员即将迈出的历史性一步。

翟志刚觉得自己的头发瞬间竖了起来,如果飞船着火,则意味着神舟七号乘组无法返回。顶住巨大压力,神舟七号的航天员们迅速做出决策——景海鹏继续操作飞船,刘伯明翟志刚临时调整实验顺序,先把五星红旗带出舱外。

凌晨4点,飞船顺利完成变轨。坚守岗位的试验队员大都12小时一换班,关键岗位实行双岗制。为了不耽误监测,大家多是吃盒饭。记者问一名年轻的试验队员,长时间的在岗工作是不是觉得累?他回答说,只要飞船能平安,辛苦一点不算什么。

16时41分00秒,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航天员翟志刚按照地面控制中心指挥人员下达的出舱命令,缓缓开启轨道舱舱门后出舱。当到达出舱扶手最上端时,他转过身来,面向摄像机挥动右手致意,并向地面控制中心报告:神舟七号报告,我已出舱,感觉良好。神舟七号向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问好!请祖国放心,我们坚决完成任务!

直播画面显示,刘伯明上身探出舱门,将国旗递给翟志刚。由上百名中国科技人员织就的五星红旗在太空中飘扬,鲜艳无比。经排查,这次火灾信号是一次仪表误报。回忆当时情景,他们说:“如果回不来了,就把这舞动国旗的画面,作为我们的永别。”

百余步骤只为25分钟

洪亮的声音在指挥大厅里回响。胡锦涛专注地观看翟志刚的每一个动作,并和大家一起鼓掌为他加油鼓劲。

9月27日上午,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马兴瑞在做客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神七”直播节目时说,今天我们将进入到“神舟七号”载人航天任务最重要、最核心的一个关键的环节——航天员出舱活动。

出舱后的翟志刚挥动鲜艳的五星红旗。随后,他取下飞船轨道舱外事先安装好的固体润滑材料试验样品,交给留在轨道舱里的刘伯明。接着,翟志刚在浩瀚的太空里缓缓行走。

当天下午16点34分,航天员开始了举世瞩目的出舱活动。虽然整个过程只有大约25分钟,但为了完成这项任务,航天科技人员却为航天员设计了上百个细分步骤,对穿衣、在轨训练、搬家、泄压、开门、太空行走、出舱取实验材料、返回等过程逐一细化,确保出舱活动准确无误地完成。航天员翟志刚25分钟的出舱“表演”,正是这上百个步骤的完美组合。

17时00分35秒,翟志刚返回轨道舱,关闭轨道舱舱门。在地面控制中心对舱门关闭及复压等情况进行确认后,两名航天员脱下舱外航天服,打开返回舱舱门,进入返回舱。我国首次实施的空间出舱活动取得了圆满成功。指挥大厅里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穿衣。在太空失重的环境下穿上舱外航天服可不像在地面那么简单。飞船发射时,舱外服是打包固定在轨道舱壁上的,翟志刚首先启封了服装,然后把各部分组合成一件完整的舱外服,再把净化器、氧瓶、电池、无线电遥测装置等部件装在航天服上。在“钻”进服装后,又对服装进行尺寸调整、气密性检查和全性能测试,在确保一切正常后,穿好了舱外服。在穿衣的过程中,翟志刚和刘伯明互相配合,一人在操作时,另一人要阅读操作手册并进行确认,以确保所有操作万无一失。

18时32分,胡锦涛走到指挥席前,拿起话筒同航天员亲切通话。

在轨训练。穿上舱外航天服后,翟志刚和刘伯明进行了移动和各种模拟操作,体验失重状态下移动和操作的特点,这样的太空的训练过程大约进行了100分钟,两位航天员把整个在轨准备和舱外活动预演了一遍,为出舱做好准备。训练结束后,翟志刚和刘伯明休息了几个小时,为出舱作好了身体上的准备。

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同志,你们辛苦了!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代表全国各族人民,对你们出舱活动的圆满成功表示热烈祝贺!胡锦涛说。谢谢胡主席!谢谢全国人民!翟志刚回答。

搬家。“神舟七号”的轨道舱既是航天员的生活舱,又是航天员出舱活动的“过渡”地带,即气闸舱。因此,在进入第二阶段——出舱准备与过闸阶段后,航天员把轨道舱里不能耐受低压的物品转移到返回舱。这些物品包括食品、供水器、饮水嘴、摄像机等等。

我最想知道的是你们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也想了解你们的工作情况怎么样?

泄压。翟志刚和刘伯明再次穿上舱外服后,在舱外航天服加压的过程中,轨道舱慢慢泄压。轨道舱气压泄至3千帕时,舱外航天服与飞船的气液组合连接器断开,服装转入完全自主供氧和冷却状态。此时,舱外航天服里的压力是40千帕,这是人体能够承受而又能保证灵活性与气密性的压力值,轨道舱则逐步泄压,接近真空。

我们的身体状况非常好,空间科学实验正按计划进行,出舱活动顺利完成,请胡主席放心,请全国人民放心。

开门。轨道舱气压降至2千帕左右,航天员就可以打开通向太空的舱门了,航天员进入第三阶段——出舱活动。在太空中开门,讲究不少。首先是解锁,然后拉着舱门的手柄把门开到60度。等到舱内外压力平衡了,再把门完全打开。最为困难的是,航天员始终需要用一只手固定身体,上述动作都是单手来进行的。

胡锦涛关切地询问翟志刚:你出舱后在太空行走的感觉怎么样?

太空行走。翟志刚沿着轨道舱壁行走,身上有两条安全系绳与飞船相连,每一步操作之前,都要先在舱壁的扶手上固定好安全系绳的挂钩,一根固定好了,另一根才能改变位置。对于太空行走,挂钩必须严格地进行交替换位,是一条最重要的“军规”。因此,航天员只能在安全系绳和挂钩的帮助下,通过手在飞船舱壁把手上位置的改变来实现身体的移动。戚发轫院士解读说,航天员出舱不是漫步,因为他是靠手而不是靠脚完成出舱活动的。

翟志刚表示:太空漫步的感觉很好,飞天舱外服穿着舒适。置身茫茫太空,更为我们伟大的祖国感到骄傲!

出舱取回实验材料。记者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指挥大厅的大屏幕看到,翟志刚是先伸出头,随后身体逐渐飘出气闸舱。出舱后,翟志刚先探出半个身子,并右转,对着推进舱上的摄像头“打招呼”,然后展开五星红旗。之后取下放置在轨道舱外壁上的固体润滑材料,递给舱里的刘伯明。固体润滑材料是在飞船发射前安装在飞船舱壁上的,至航天员出舱取回时,材料已在外太空暴露了40个小时以上。国外经验表明,暴露40个小时以上即可获得试验效果。

胡锦涛对航天员们说:你们空间出舱活动的圆满成功,标志着我国载人航天事业发展实现了新的重大突破。你们作为担负这次飞行任务的航天员,为我国航天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祖国和人民感谢你们!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圆满完成后续任务。祖国和人民期盼着你们凯旋!感谢胡主席,感谢祖国和人民的关心,我们一定圆满完成任务!

返回。在完成出舱活动后,翟志刚在返回轨道舱时,采用先脚后头的姿势。接下来,又是一系列与出舱相反的程序:关舱门,轨道舱复压。直到轨道舱内压力恢复后,翟志刚和刘伯明才慢慢地脱下舱外航天服。

通话结束后,胡锦涛走到现场工作人员中间,同他们一一握手,共同分享我国航天员首次空间出舱活动成功的喜悦。

为了航天员的安全

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参加活动的还有:张德江、王沪宁、梁光烈,以及中央军委委员陈炳德、李继耐、廖锡龙、常万全、靖志远、吴胜利、许其亮等。

如何看待飞船飞行过程中的风险性?航天员刘伯明的妻子张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那么多航天人在做技术支撑,有全国人民的关心,还有我们伟大祖国做坚强的后盾,没什么可担心的。

为了确保航天员的安全,航天科技人员精心策划了每个细节。飞船的发射时间,就是经过他们大量计算、综合评定得出的。选择25日晚上发射不但可以保证在阳照面出舱,同时也实现了傍晚返回,有利于搜索。

在载人航天飞行任务中,航天科技工作者从航天员进舱、发射入轨、在轨运行、航天员出舱到返回着陆都准备了大量的应急预案,一旦有险情发生,就会立即启动应急救生程序和措施。

出舱活动是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的核心任务。为了确保舱门在太空打得开、关得上、密封好,航天科技人员付出了大量心血。据飞船总设计师张柏楠介绍,飞船系统专门研制了真空设备,模仿太空条件,做了数百次开关门的试验,保证了舱门的可靠性。由于舱外的环境比舱内环境复杂得多,按照满足舱外航天服的约束条件,飞船总体系统还设计了多个应急处理程序和出舱故障预案。

“神一”到“神七”的跨越

1960年4月12日,原苏联发射第一艘载人飞船东方一号,把世界第一位航天员加加林送入太空轨道,开创了载人航天的新纪元。1965年3月18日,前苏联航天员列昂诺夫乘上升二号飞船升空,实现人类第一次太空行走。1965年6月3日,美国航天员怀特乘双子星座四号飞船升空,并进行太空行走。在美、苏发射载人航天器近半个世纪后扬帆起航的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在几年内走完了发达国家三四十年所走过的道路。

1999年11月20日,我国成功发射第一艘无人试验飞船神舟一号,实现了天地往返的重大突破。

2003年10月15日,航天英雄杨利伟搭乘神舟五号飞船完美升空,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能够独立开展载人航天活动的国家。

2005年10月12日,神舟六号载人飞船再次升空。从“神五”的“一人一天”到“神六”的“两人多天”,费俊龙、聂海胜115个小时的航程不仅实现了多人多天太空飞行技术的突破,而且完成了中国第一次有人参与的空间科学实验。

与神舟六号飞船相比,神舟七号飞船要多提供一个人的座椅、食品、饮用水、环境控制功能等多种资源。在“神舟七号”执行任务的日日夜夜里,航天科技人员坚守在测控岗位上,确保了飞船顺利完成各项试验任务。

据载人航天工程首任总设计师、工程高级顾问王永志介绍,每一次发射都是一次战役,战役过后,都要认真找问题、寻对策、不断提高水平,为后续发展夯实基础。从载人航天工程立项到现在,16年过去了,在载人航天工程实践中成长起来的一支新的、年轻的航天人才队伍,为中国航天的未来发展储备了人才力量。同时,载人航天工程也为社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一大批原材料、制造工艺、元器件生产等基础工业的水平得到了提升,而载人航天工程所采用的技术也逐渐扩展到了通信、机电、食品等领域中,走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航天科技工作者创造的这些有形和无形的财富,是助推神舟七号升空的最强大的力量,也必将在未来推动中华民族实现一次又一次新的跨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